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穿书嫁给反派他哥 > 144、番外、洛周成景
    谁都知道,天佑的大将乃是皇帝的亲弟弟,易临洛。

    他不苟言笑,戴兵总穿玄色衣甲,若是不带兵时,却穿白色衣裳。

    这位王爷的威名,早传遍天佑各个地方。

    不少人传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着实吸引了不少女子为他而倾倒。

    可王爷常居京城,甚少有人能得见他的风貌。

    就算有人有幸见着,也都被他一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脸吓跑。

    周慕晴也是其中之一。

    她是兵部尚书的三女儿,排行最小,最受自己父亲宠爱,又是嫡女,堪称家里的掌上明珠。

    她春心萌动之年,吵着闹着要去练武场见那位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王爷。

    她终于成行时,易临洛也恰恰在她正要去的地方。

    易临洛恰逢休息,身着一身白衣,在一群身着甲胄的人里,十分出跳显眼。

    周慕晴一眼看过去就被他的容色所吸引。

    “没想到王爷真的这么好看,”周慕晴口里喃喃,“我记得曾经见过皇帝陛下,陛下丰神俊朗,如今王爷如此年轻,就更胜陛下一筹。”

    兵部尚书在女儿身边,吓得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她还没来得及叫唤,周慕晴就听到一道男声。

    “何人在此喧哗嚷闹?”易临洛今天休沐,心情是好的,可没想到竟听见了女子之声。

    “王爷!”兵部尚书听他这声音就知道他心里愤怒,吓得连忙跪下。

    “起来吧,”易临洛语调清淡,顺着目光扫过周慕晴的脸颊,“周大人如此雅兴,却为何将爱女带至此地?”

    周尚书本就跪着听了这话更是吓得瑟瑟发抖。

    他依言起身,也不忘用自己的身体,把周慕晴挡在身后。

    易临洛看着眼前这对父女,轻哼一声。

    “本王今日休沐,原没有别事,不打扰周大人与令媛。”

    易临洛一挥衣袖走了,周慕晴的目光痴痴的追随着他的背影。

    “爹,我是不是做错了?”

    周尚书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听到周慕晴的问话,苦笑一声:“知错就好,这位王爷不比其他人,以后可千万别招惹。”

    周慕晴闷闷的答应一声。

    “回去吧。”

    两人再见,在元宵灯会上。

    周慕晴穿着一身绿色衣裳,随着自己的哥哥们一同玩耍,易临洛负责保卫京城的安全,两人不过匆匆一面。

    倒是周慕晴倒是给易临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易临洛事务繁忙,特别在这堪称人山人海的灯会上,顿时绷紧了几乎所有的神经。

    毕竟这灯会上最多的就是灯,若是一不留神,就容易引起火灾。

    在众人都欢呼雀跃,想方设法往人多的地方挤的时候,周慕晴带着自己的丫鬟,拉着自己的哥哥,在河边蹲下了。

    易临洛注意到她时,下意识的以为她要跳河自尽

    这个认知可把他吓得不轻,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却发现周慕晴只是蹲在河边数河灯。

    易临洛为此感到惊讶。

    在京城里,他看到不少唯唯诺诺的大家闺秀,就算是他最为敬重的嫂子,也在皇宫之中磨平了她的棱角。

    好在皇帝皇后磋磨了几年以后,终于相亲相爱,夫妻同心,皇后也终于再露出她可爱可敬的本性。

    不过,易临洛没有多少时候可以思考这一切,他的注意力全被自己的任务所吸引。

    不过,周慕晴终于在他的眼前露了脸,并且被他记在了心里。

    他再见周慕晴,是在军团的练武场上。

    那女子手里握着一杆长枪,一招一式虽然没有自己果断,但这一套招式行云流水,倒不是只练花架子的人能够做到的。

    易临洛神色微动,在这女子眼前走过。

    周慕晴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哪里还舞得了枪,她急急地收了枪,上前一步拦住他的去路。

    “王爷!”周慕晴急声呼唤着。

    易临洛眉头一挑:“你有事?”

    周慕晴没想到对方这么好搭话,整颗心脏都跟着颤抖了一下:“王爷,您看我这套想法可好?”

    易临洛皱眉思索道:“你若练它来防身,倒是可以。”

    周慕晴听了这话心中高兴:“那么不知这套枪法能挡得住王爷几招?”

    易临洛为这女孩子的想法感到惊奇。

    “半招也接不过。”

    周慕晴心里其实明白,先不说自己这枪法普普通通,就算是上等枪法在自己这个才练了几个月的人手中,威力也大打折扣。

    “那,王爷可否亲自教导小女子?”周慕晴小心翼翼的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了。”易临洛说完就走。

    “王爷,您就这么忙,没有时间和小女子说说话吗?”

    易临洛越发觉得女子难缠了。

    “自然是没有的。”

    “若是小女子喜欢王爷呢?”

    易临洛听着这话一愣。

    他突然记起第1次见这个女子时,她就是这么偷偷摸摸的来,没想到竟然是抱着这么个愿望。

    “你果真喜欢本王?”易临洛嘴唇一弯。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皇兄的一对儿女,其他人都害怕自己身上冷烈的杀气,没想到,又多了个不怕死的女子。

    “小女子在王爷面前不敢胡说。”

    “是吗?”易临洛转过身来对着这个女孩子一笑,“那么,溺水本王进宫见见本王的皇嫂,若是她觉得你不错,你嫁给本王也未尝不可。”

    周慕晴只觉得心头小鹿乱撞。

    “王爷说的话可当真?”

    易临洛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他这人就这性格,说过的话再不会说第2遍了。

    周慕晴看他抬步就走,立刻急了,嫌弃长枪碍事儿,直接把枪扔在地上,自己追了过来。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皇宫见皇后娘娘?”

    “现在。”

    文羡鱼见到易临洛,还像往常一样招手让他过来。

    易临洛十分喜爱这个皇嫂,就算如今已经有了小侄子小侄女儿,也把她当母亲一样看待。

    易临洛就向她走去。

    “小泽,怎么今儿个带个女孩子到我这里来?”文羡鱼和这个小叔子关系极好。

    “嫂子,”易临洛也不要人帮忙,自己就拖了个椅子坐在她身边,“有人喜欢我。”

    文羡鱼对此倒不意外:“就是面前这姑娘吗?”

    周慕晴连忙上前行礼:“周慕晴见过皇后娘娘。”

    “喜欢我弟弟?”文羡鱼笑了笑,“他是这京城里头唯一的王爷,喜欢他的人很多,你倒是第1个敢跟着他来见我的,说说看,怎么就喜欢上他了?”

    周慕晴脸一红:“早就听闻王爷玉树临风,臣女心生向往……”

    周慕晴看面前的皇后并不摆什么架子,就十分干脆稳妥地把自己的所有想法都说了出来。

    文羡鱼听了这一席话,拍腿大笑:“都是我疏忽了宫里头,没什么适龄的女子男子,我也懒了,没常常组织一些游园会什么的。”

    “若是组织了这一些呀,你们想见还不容易?”文羡鱼说着就用手撑头。

    易临洛看她疲惫,就要告退。

    第3天,皇宫就举办了一次御花园聚会。

    易临洛自然参加,文羡鱼安排了座位,让周慕晴远远和他对望,不过这位子安排的巧妙,他们两个人是正对着的。

    游园会上一面,一来二去,他们也就有了一些互相知道对方的小特点。

    文羡鱼找周慕晴入宫谈了话,周慕晴所表现的一切,都让她很喜欢。

    周慕晴得了皇后的应许,就时常去王府寻易临洛。

    易临洛这个人闷得不行,他一向知道一个女子常常来府上找他,但他从来没有见过。

    他知道一个女子的名节还是很重要的。

    周慕晴就这么坚持了两个月,突然收到了赐婚圣旨。

    周慕晴成为王妃时,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周慕晴成婚时十分惊喜,反倒是新郎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惹得全京城嫉妒周慕晴的女子都想,这个女子一定是使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才让皇帝下旨赐婚。

    周慕晴听自己的丫鬟说了这些话,心里也噗通直跳。

    难道王爷娶自己真的是被逼无奈?

    周慕晴就小心翼翼地伺候她的夫君,易临洛却总是要自己的王妃换上武装,和自己好好比试比试。

    没出三个月,周慕晴武艺见长,和易临洛相处时也越来越轻松。

    “王爷,我今天在外头,看到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这天儿,周慕晴一蹦一跳地进了易临洛的书房。

    易临洛正在处理战报,他真知众知的写了下了最后一句话的最后一个字,把战报摊在案桌上,任由风把墨汁吹干。

    易临洛自己站起来,慢悠悠地晃荡到周慕晴面前。

    “我的王妃这般叫我,丝毫不像恩爱夫妻的模样,怎么你当初,难道不是为本王的美貌所倾倒的人吗?”

    周慕晴皱起了眉头:“我不敢。”

    “你是我的妻子,有什么不敢的?”易临洛促进了自己的王妃,果然看见她脸都红了。

    “王爷何必离我这般近呢?”周慕晴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乱了章法。

    “你我是夫妻,夫妻二人离的近有何不可?”

    “可是如今还是白天……”

    易临洛一笑:“本王的王妃真是可爱,只是本王还不知道有谁告诉王妃,夫妻二人离得近,就只可能为了那一件事?”

    周慕晴一时之间,膛目结舌,无话可说。

    “王妃总叫我王爷,本王生气了。”

    周慕晴眨巴着一双眼睛:“您是王爷不叫您王爷还有什么称呼吗?”

    “叫我阿洛。”

    “啊?”周慕晴这回是真的惊到了。

    这个称呼多么的亲密,亲密得让周慕晴以为他们是相濡以沫多年的老夫老妻。

    “我说,你叫我阿洛,我唤你晴儿,岂不是好事?”

    周慕晴腾的一下红了脸。

    她一下子就记起来,这个王爷,有话绝不说两遍,面对着别人总是一张冷脸,似乎别人都欠了他万八千的钱。

    可他面对着自己,一下子就和以往不同了。

    周慕晴是个聪明的女子。

    这以后,他们的日子似乎就顺了起来。

    顺顺当当的,他们结为夫妇,他们彼此扶持,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

    周慕晴成了母亲以后,还是那般古灵精怪,只是再也不碰长枪,生怕自己动作大了,掂着孩子。

    易临洛呢,作为父亲,他常常在周慕晴睡着的时候和自己的孩子说话。

    易临洛久经沙场,他最温柔的动作也能让从小锦衣玉食,被捧着长大的周慕晴感觉到并且迅速惊醒。

    易临洛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

    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自己身边装睡,所以总是说些柔软的话。

    “晴儿你说,咱们的孩子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周慕晴一下就睁开了眼睛:“你知道我没睡,在装睡呢?”

    “是。”易临洛一点也不隐瞒。

    “那你告诉我,你希望我们的孩子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易临洛又笑。

    红烛微微晃动。周慕晴借着烛火看清了他的笑容。

    “我的孩子无论男女我都喜欢,阿洛呢,阿洛是怎么想的?”

    “你是我的王妃,无论你要生一个小王爷,还是一个小郡主,他都是我们的孩子,我自然爱他,像爱你一样。”

    周慕晴只觉得自己沉浸在了一罐子糖水里。

    易临洛和自己说,他爱自己。

    虽然已经夜深了,但他们谁都没有睡着。

    这不是梦,这是事实。

    周慕晴一下子就笑弯了眉眼。

    “那就好了,不过只有一个孩子,是不是嫌少了些,等他出生了,我们再给他添一个弟弟妹妹吧?”

    易临洛摸了摸周慕晴的头发:“孩子要有多少,自然是你愿意有多少就多少。”

    易临洛掰着指头算:“如果只有一个,那我们就爱他,为他铺平这辈子的路,让他有努力向上的心就好。”

    “如果生了两个孩子呢,就有些不一样了,都说一碗水端不平,要是真的端不平,我们就要做好分工,一个比较爱大的,另一个就要更疼小的。”

    周慕晴听到这儿,连忙直喊,打住打住。

    “既然这样,我们要一个孩子就够了。”

    当周慕晴与他相处日久,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易临洛这个人何其闷骚啊!<99.。顶点小说网更新最快网址:.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