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重生一九四四 > 第292章:我们都好好的
    在n市逗留期间,闲来无事时,钟希望便带着钟娘四处转悠。很多地方,很多事物,于钟娘而言就像过眼云烟,看过就直接抛诸脑后了,唯有一次在茶楼目睹了人专业泡茶的清秀姑娘泡茶的姿态后,她突然就对泡茶感起兴趣来。所以回到g市后,她就迷上了泡茶。

    钟希望本人虽然对别人泡茶的姿态和品茶的风雅很是欣赏,但她自己却是不愿意去做,当初梓芳那么心心念念地想要“调教”她都没有成功,反倒最后被她给同化成大俗之人了。

    然而,到了钟娘这里,钟希望却是全然配合她。不仅出钱为钟娘买了一套精美茶具,还特意进空间学习了茶道,学会之后再来教她。

    钟希望重生的这辈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学习能力特别强,所以当她认真学习茶道之后,那是相当相当专业漂亮的。

    梓芳偶尔过来一回见到了钟希望现场秀的茶道后,当时就抽了嘴角:“啧啧,把我这么一个温柔美丽又优雅的小女子同化成大俗之人后,自己反倒摇身一变成了清风明月般高华雅士了,奸诈!奸诈!”

    钟希望白她一眼:“你咋不说是你心志不坚,做人有问题呢?”

    梓芳一噎,随即和钟娘道:“阿姨,您瞧她就会欺负我!”

    钟娘笑眯眯地看着两人,顺口道:“你也欺负回去!”

    梓芳被钟娘这一句话惊得目瞪口呆,然后目光在钟娘和钟希望之间来回扫:“阿姨,您这话说得太扎心了,您就是借给我百十个胆,我也不敢欺负她呀!而且,就我这柔弱的小身板,我欺负得了嘛我?”

    钟希望挑眉,给了梓芳两字评价:“明智!”有自知之明!

    梓芳不雅地翻白眼,把钟娘逗得哈哈大笑。

    自此后,梓芳便几乎每天都来郑家,不定是找钟希望的,和钟娘也能聊得热火朝天的。钟娘也不再只呆在家里,偶尔也出去溜达,和大院里的军嫂们聊聊天,不过她最常去的还是梓芳家。

    这日,钟娘又出去溜达了,家里只有钟希望一人,她正在看钟耀和郑典两人给她写的信,昨天就寄来了,今天再细细重温一遍,一来想再次从他们的钢笔字里头体味一下他们现在的精神面貌;二来顺便提笔写回信。

    钟希望自己的字一直不能看,但她生的两个孩子的字却是个顶个的漂亮,这也是她一直为之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地方。

    郑典如今在平京的军区医院,尽管她成为真正医生才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但她在医院里的口碑却很好,她也很自信,写给她的信里,字迹潇洒遒劲,大开大合,一点也没有女儿家的柔美飘逸。

    钟希望了解郑典的性子,越夸越能激发她的无限潜力,所以在给她的回信里头可劲儿地夸她,并在最后让她再接再厉,争取早日赶超她这个老妈。钟希望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唇角上扬,她几乎都能想象得出郑典收到她这封信时兴奋激动的样子了。

    这一写就是整整四页信纸,就这还是她刻意压制写短的,想当年她写给郑曙光那信,完全是随心所欲,动辄就是十来页。

    给郑典的回信写完,钟希望又开始看钟耀给她写的信。这小子和他爸郑曙光一样,惜字如金,一封信只干巴巴几句报平安的话,一页信纸往往只用了三分之一的篇幅就写完了。钟希望为此跟他说了好几回,哪怕是像当初他爸那样罗列个作息时间表也成啊!但这小子我行我素,始终只写那么几句话。

    钟希望看得很慢,几乎是一秒钟一个字慢慢读过去的,但看完一封信也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信是十来天之前寄过来的,钟耀只在信里写了自己在部队一切都好,让她不要牵挂,还说自己接下来可能会去执行什么任务,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可能会没办法给她写信,希望她能理解……

    钟希望无奈地叹口气,深深地体会到,丈夫和儿子之间的差别,丈夫会无限容忍、迁就和遵从自己的意见,而儿子的无限容忍、迁就和遵从则是留给未来的另外一个女人的。

    失落感骤然袭来,钟希望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果然是老了,就容易想些有的没的!

    钟希望提笔写回信,本来有千言万语想抱怨的,但在下笔的那一刻,她突然就一个字也不想写了。钢笔在白净修长的手指间利落地转了几个圈,停下后,她便释然地笑了笑,转而将家里的大小事情写了一遍,最后划上句号时,又是整整四张信纸。

    钟希望分别将两封信封好放在书房的茶几上,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该准备午饭了。

    钟希望一起身,突然晕眩了一下,而就在她晕眩的一刹那,他看到了一幕骇人的场景——

    荒野尽头,密林深处,有两方人马在火拼,其中一方是我军战士,她儿子钟耀正在其中,他身手利落,枪法很准,每每都能成功击中目标。

    对方连连损失七八个人后,突然发狠一致对付他,那一刻几乎所有的枪口都朝他扫射过来。他的身手让他游刃有余地躲避着,枪林弹雨竟好似奈他不得,不过他也因为躲避而有些慌不择路,误入对方埋伏圈,踩中了地雷,而且不止一颗,威力可想而知。那一瞬间,他便与草木地皮一同爆炸飞起,在浓黑硝烟中跌落在地,血肉模糊,无声无息……

    晕眩感刹那而过,惨烈的画面晃眼便消失,但钟希望却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一阵风吹来,透心凉。

    钟希望在多年以前有过这么一次经验,当年她就做过郑曙光遇到危险的梦,后来果然成真了。其实这么多年以来,她偶尔会想当年那个梦可能就是预知梦,可她当时只以为是个噩梦。不过话说回来,当时,即便她知道梦里的事情即将会发生,她也没办法赶过去救人。

    钟希望有百分之八十的肯定,这一次在晕眩感之中见到的画面应该也是她的预知,于是她毫不迟疑地就进了空间让小拉帮忙分析,而小拉最后给出的结论和她自己的猜测相差无几。

    “据我推测,奶奶你这次的晕眩感应该和当年的预知梦不大一样,当年你做了预知梦后过了两年多时间才发生爷爷受重伤的事情,而这回可能没那么久,顶多提前半天,甚至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小拉的机械童音无疑像一记重锤砸在钟希望的心上。

    钟希望皱紧了眉头,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她倒宁愿早一点预知,当然,她更希望预知的是错的,只是她的胡思乱想产生的幻觉,根本不会发生。

    小拉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据我推测,应该是爷爷与你的心灵羁绊比较深,他心里一直想着你。而你心里也牵挂着他。”

    钟希望越听小拉推测,心里越凉:“可钟耀是我儿子啊,有血脉相连,按理说该是……”说到这里,钟希望忽然卡壳,儿子已经长大,她还真没有自信说出她和儿子的心灵羁绊更深这样的话。

    钟希望摇摇头,撇开这些杂念不理,只盯着小拉道:“如果只有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我就是飞的也到不了他那里,况且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小拉:“你仔细回想一下你之前看到的画面,我来帮你定位。”

    ……

    钟娘从外头溜达回来,喊了一声“希望”,没人答应,再到厨房瞧瞧,还是冷灶冷锅的,想着钟希望可能是临时出去有事一会儿就回来了,于是她便开始择菜做午饭。

    等她午饭做好了,钟希望也没回来,郑曙光倒是回来了。两人坐在客厅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钟希望回来。郑曙光坐不住了,便找来电话簿,开始朝军属大院的每一户人家打电话。等他将所有军嫂都问遍了也没问到钟希望的下落时,他突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猛地站起身,跑进书房。

    钟娘倒是没太担心,钟希望一向做事有分寸,这会儿说不定真是因为有急事才啥都没说就离开家去办事了。

    “曙光啊,你先吃饭吧,回头她回来我再给她热热就行!”钟娘隔着书房门说道。

    而书房内,郑曙光则拿着茶几上的分别写给钟耀和郑典的两封信看,眉头皱得死紧。

    他知道钟希望可能是去空间了,但以往他只要喊她,她就会立马出现,可这次却没有。

    虽然不愿承认,但他直觉,她一定是在空间里出事了。

    而让他万分无力的是,他居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桌上的饭菜凉了热,热了再凉,郑曙光没心思吃饭,在书房里不停地走动,时不时地就朝着空气叫一声“希望”或是“媳妇”。

    钟娘不小心看见了,惊得头皮发麻,想着姑爷这是得有多稀罕她大闺女啊,只不过不在家一会儿就着急上火成这样了?

    钟娘热了两回饭菜后索性也不热了,郑曙光没吃,她也没多少胃口,虽然她心理对钟希望非常放心,但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她只是一遍遍在心里给自己催眠,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

    郑曙光一直都呆在书房里守着,直到下午三点钟时才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里头传来钟耀颤抖又急切的声音,甚至还带着哭腔:“爸,妈晕倒了,现在y市医院,你快过来,坐飞机……”

    郑曙光的的脑子忽然像被重锤狠狠砸下,嗡嗡的,空白一片,而身体也跟着晃了两下,所幸他的身体本能地感应到危险,一下扶住了身旁的书桌才没摔下去。

    郑曙光强逼着自己清醒神智,带上公文包就离开了家。此时他根本顾不上去想钟希望明明上午还在军属大院,下午却出现在了距离此地千里之遥的y市,就是坐飞机也没那么快到。

    钟娘看着郑曙光匆匆离开的背影,心里也悬着,等晚上钟希望和郑曙光都没有回来时,她心里更悬着了,她一整夜都没睡,睁着眼到天亮,忽然就听到书房里的电话响了,她赶紧走进去接了起来。

    电话是郑曙光打来的,声音有些沙哑,不过语气很轻快,笑着说他找到钟希望了,原来是急着去她在某市的工厂处理生意上的事情了,让她不要担心。

    钟娘听了好像也松了一口气,但挂上电话的一瞬间,她的眼泪便流了出来,她现在已经没办法再骗自己了,肯定是她闺女出事了,不然姑爷不会刻意用那么轻快的语气跟她说话。

    钟娘擦了把眼泪,去厨房做饭吃,她得把自己的身体顾好才行,不然她闺女回来肯定又要伤心了……

    y市。

    医院某单人病房内,郑曙光坐在病床前,握着钟希望的手。

    钟希望已经昏迷十几个小时了,她面色很平静,生命体征很正常,就像睡着一样,只是一直没醒过来。

    他已经听钟耀说明了来龙去脉。

    昨天中午钟耀和他的战友们正在密林中与一伙武装歹徒团伙火拼对峙时,钟希望突然就凭空出现,并及时救了差点被炸飞的他,之后又迅速将那伙歹徒给灭了,而且是抓的活口,只不过那些活口都四肢瘫了。

    为了不曝光自己突然出现的诡异现象,钟希望只说自己是神秘空降兵,专门为了此次任务来的,之前只是隐匿起来观察敌情了。与钟耀一起行动的有五人,他们已经完全被钟希望的英姿给征服了,正想跟她多说几句话时,钟希望却突然昏倒在地。

    钟耀一急,一声“妈”喊得调儿都变了,而他的战友们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强大无比的大姐姐居然是他的母亲。

    医院也检查不出来毛病,郑曙光只好将钟希望带回g市,钟耀也跟领导请假回去了,并很快通知了郑典。

    钟希望直到七天后才醒来,因为一直是靠输液维持体内最基本的营养需求,整个人瘦了一圈。

    她一醒来,就见到了坐在她床边的郑曙光,原本看起来只才四十出头的人,现在居然一下子就和他实际年龄一样老了,而且眼内血丝满布,嘴唇上起了好几个燎泡,下巴上也胡子拉碴的。

    “这个糟老头是谁呀?”钟希望一说话就发现自己的声音非常沙哑,嗓子里也干涩不舒服。

    “你个没良心的丫头,曙光可守了你几天几夜了,结果你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嫌弃人家……”钟娘没好气地数落钟希望,但说着说着就哭出了声,“真是的,早知道俺现在要为你担惊受怕的,还不如当初就跟你爹一道走了算了……”

    从钟希望莫名失踪到现在,钟娘一直绷着自己,逼着自己挺住,而这一刻她终于爆发了。

    钟希望急忙想坐起身替钟娘擦眼泪,但因为躺了七天,身体有些僵,一下子居然没坐起来,全身的骨头还酸疼得厉害。

    钟娘一见钟希望龇牙咧嘴的,立马就不哭了,反倒担心地问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这时,钟耀和郑典走了进来,两人的眼睛都红红的,精神也不大好,显然这几天对他们来说是他们这顺风顺水的二十年来最痛苦的煎熬。两人齐声叫“妈”,脸上的表情竟似儿时那般充满了对钟希望的依赖。

    随后郑曙明、钟小弟、钟小妹、钟希罕、钟来春、刘大海等连同他们的爱人和孩子,一大群人都挤了进来,紧接着就是“大姐”、“大姨”、“大姑”的称呼声充斥在钟希望的耳内。

    钟希望看着围着自己的那一张张关切的脸,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心里暖暖涨涨的,于是笑着道:“既然大家都来了,那咱们就热热闹闹地聚一回吧!”

    叫好声、欢呼声一片。

    等卧室里只剩下钟希望和郑曙光两人时,钟希望才发现郑曙光居然哭了,虽然没有哭出声来,但眼泪却一直朝外涌。

    “我这不是没事吗?好了,别哭了,哭得我心都疼了!”钟希望将郑曙光搂在怀里,轻声跟他解释她这回的凶险过程,“我让小拉强行帮我开通a通道,以空间作为中转站瞬间到达目的地。你知道的,我的精神力等级还没达到a级,所以强行的结果就是我到达目的地没坚持到一个钟头,精神力就崩溃了,所以才会昏迷不醒。现在我已经链接不上空间了,不过能救回钟耀,这个代价还是值得的,只是我之前将很多东西都放到空间了,棉被衣服什么的,可惜了,只能便宜小拉了!”

    郑曙光从钟希望怀里抬起头,转而将她搂进怀里,下巴抵着她发顶,哑声道:“只要你好好的在我身边,什么都无所谓!”

    钟希望低低地“嗯”了一声,两手也情不自禁地搂紧郑曙光的腰:“我们都好好的!”

    七年后——

    钟耀和郑典这对孪生兄妹和各自的另一伴一起在平京饭店举行婚礼。婚礼是中式的,拜天拜地拜高堂,而且还要跪下磕头敬茶。

    钟希望和郑曙光准备给钟耀的媳妇以及郑典的丈夫磕头礼的,结果钟希望一摸随身小包,没有?她这才回想起来,可能是放书房茶几上忘装进去了!

    郑曙光见钟希望摸包的动作有所迟疑,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但他面上却丝毫不显,只不着痕迹地捏了捏钟希望的手,意思是,如果忘记带礼物了,不如就直接给钱吧!

    钟希望虽然懂郑曙光的意思,但到底觉得自己这次的失误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心里有点不甘,想着要是空间还在就好了,里头有她早年收集的黄金首饰和翡翠首饰,各种玉雕什么的,招之即来啊!

    而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她居然发现她又能链接上空间了,于是她很自然地便从包里摸出了礼物送给两位小辈。

    于是在当晚,郑曙光又一次被钟希望带进了久违的空间。

    三十年后——

    平京某公园内,九十二岁的郑曙光和八十九岁的钟希望手牵着手坐在树下的木制长椅上。

    和煦的阳光自繁茂的树冠间投下点点碎金,像是一群极具灵性的小精灵般,随着和风在两人的脸上身上欢快地跳跃着,两人沧桑的眉眼间盈满笑意。

    “太爷爷!太奶奶!”

    不远处,一个三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向他们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