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数学与货币 > 第一一六章 1996年2月14日
    张果的基金公司筹资到位,总共2亿元人民币,1亿元用来投资创新企业股权,1亿元用来投资上市公司的股票。本质上都是投资公司的股权,一个在非公开市场投资,一个在公开市场,一个风险高,但利润高,一个风险低,但利润也碰运气。

    张果再次诚恳邀请了陈达昌来管理1亿元的风投资金,做合伙人。陈达昌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筹到资金,自己还没准备好,钱就已经到位了。咨询了软银公司的法务部门,自己的确在未来的一年内不能从事同行业。但法务部门也说,只要不利用软银公司现有的公司信息和资源,不涉及到利益冲突,也不要紧。毕竟,这不是什么高科技行业,有钱有经验就可以投资,就像澳门的赌场,有资本,啥都好说。

    陈达昌向老姚请了辞,称自己最近要休息,要辞职。要处理一些家事,不能上班。老姚感到惋惜,说如果以后要回来,只要老姚还在,公司大门随时敞开。

    陈达昌的确是想休息,没有马上答应张果开始干活,只是说软银辞了职,先处理点家事,不着急开展工作。张果有了他这句话,心里也踏实了。

    夏天悄悄来了。

    切诺基行驶在京沪高速上,陈达昌去北京。一早出发,全程高速,到北京行政范围内,就需要办理进京证,办好证,天已经黑透了。开进北京城,在sun公司附近宾馆住下,他已经疲惫不堪。

    早晨,还是那件假发和胡子,陈达昌准时坐在了sun公司大楼一层的咖啡馆里。卖咖啡的姑娘已经认得他,没等他开口,做起了一杯美式咖啡。

    陈达昌默契地点点头,掏出钱付了帐,坐在了吧台边,盯着陆续上班的人走进大楼。

    8:55,黄色面包车准时出现,陈姗从车副驾驶位置下来,两个女同事还是一左一右陪着她走进来。虽然穿了一件宽松的连体背带裤,但陈姗的小腹已经能看出微微隆起,走路也没那么轻快。三个人从咖啡厅走过,没有人朝这边看。

    确认陈姗今天已经上班,陈达昌回到车上,把车开到上次洗车的地方,把切诺基里里外外洗了干净,打了蜡。去酒店把假发胡子全部扔掉,换回自己的样子。下午5点,他准时出现在sun公司大楼的咖啡馆里。

    还是那个服务员,看着他,“先生,您要什么咖啡?”

    “一杯美式。”

    陈达昌拿了咖啡,还是坐在那个熟悉的位置,望着玻璃外的sun公司的出入口。时间一分分过去,陈达昌还是感到紧张,心跳加速。

    17:40,人渐渐多起来,下班的员工开始离开公司。陈达昌盯着电梯出口。

    18:05,陈姗和另外两个女同事一起出现在电梯口。

    陈达昌用餐巾纸摸了一下嘴角的咖啡,快步走向出口。

    陈姗刷完门禁卡,走出通道,一抬头,看见了他。还在和同事说笑的陈姗,蓦然楞在了原地。

    “达昌?你怎么在这里?”

    “来北京看你。”陈达昌微笑着,看着她。又低头看看她微微隆起的小腹,轻声地说,“快当妈妈了?!”

    旁边的两位女同事站在原地,看着两个人。闸道口的人原来越多,开始变得拥挤起来。

    “陈姗,车来了,现在走吗?”其中一个女同事问她。

    “你们先走吧,我负责送她。”陈达昌先说。

    “嗯,你们先走吧,没事。这是我同学。”陈姗说。

    说完,两个女同事挥手告别了。

    陈达昌和陈姗也不说话,只是站在原地。

    “走吧,我送你回家。”陈达昌轻轻扶了一下她的肩膀,“我开车来北京的,车就在门口。”

    陈姗还是不说话,默默跟着他走到车跟前。

    陈达昌给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切诺基对于孕妇来说,已经有点高了,他扶着陈姗的小臂,用了一点力,向上抬了一下。陈姗上了车,帮她关上门。

    “怎么走?你指路,我送你。”

    “嗯,走吧。一直开就是,大概几公里吧,到小区门口,右拐。”

    陈达昌打开了车里的音乐,传来张惠妹的那首经典的歌:

    “很想知道你近况我听人说

    还不如你对我讲

    经过那段遗憾请你放心

    我变得更加坚强

    世界不管怎样荒凉

    爱过你就不怕孤单

    我最亲爱的你过的怎么样

    没我的日子你别来无恙

    依然亲爱的我没让你失望

    让我亲一亲像过去一样

    我想你一定喜欢现在的我

    学会了你最爱的开朗

    想起你的模样有什么错

    还不能够被原谅

    世界不管怎样荒凉

    爱过你就不怕孤单

    我最亲爱的你过的怎么样

    没我的日子你别来无恙

    依然亲爱的我没让你失望

    让我亲一亲像朋友一样

    虽然离开了你的时间比一起还漫长

    我们总能补偿

    因为中间空白的时光

    如果还能分享也是一种浪漫

    关系虽然不再一样

    关心却怎么能说断就断

    我最亲爱的你过的怎么样

    没我的日子你别来无恙”

    北京的晚高峰来临了,车堵在路上,走走停停,切诺基淹没在车流里。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听着歌曲,没人说话。陈姗的眼泪,终于在最后一句歌词结束时,滑下脸颊,掉落在衣襟上。

    “你知道了?”陈姗问。

    “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知道你要做妈妈了。”

    “单身妈妈。”

    “勇敢的妈妈!佩服!”

    陈姗脸上挂着泪,微笑了一下,“的确是一个勇敢的决定。孩子是我上天给我的礼物,医生说我能怀孕已经是个奇迹。”

    “嗯,孩子就是生命的礼物。”

    车走走停停,拐进了小区,停在了单元楼下。陈达昌熟练的把车停在公寓边的空地上,给陈姗开门,扶她下车。

    陈姗掏出钥匙开了单元楼的门,“上来坐吧。”

    陈达昌跟着走进了陈姗的住处。

    这套房子和陈达昌在田林新村租的公寓太像了,大小格局差不多,屋里的陈设也是八十年代的风格和老旧家具,但家里干干净净非常整洁。

    “还以为到了我家,我在上海租的房子也是这个风格,户主在房子里结婚生子,住了几十年。我也喜欢住在有故事的地方。”

    陈姗给陈达昌递过来一瓶水。

    陈达昌站在窗口,看了一眼窗外的切诺基。

    “你来北京出差几天?”

    “我不是来出差的。我已经辞职了。”

    “哦,为什么辞职啊?”

    “我要开始新生活,来北京寻找失散多年的爱情。”

    “什么意思?”

    “我要和你谈恋爱。”

    陈姗楞在原地,不知所措,“现在?为什么?因为我是单身妈妈?”

    “我不愿意再欺骗自己,我一直缺少和你的那段爱情,如果一直缺失,我会一直后悔。我听说你现在还单身,我就决定来北京找你了。只是没想到,你还怀孕了。这下好了,我可以直接和你们俩谈恋爱了。据说,恋爱中的孕妇,孩子生出来更加健康。呵呵,我赚大了。谈一次恋爱,收获两个爱人。”

    陈姗这下真的愣住了,久久地沉默。

    陈达昌轻轻握住她的手,“陈姗,虽然我不断尝试忘记我们短暂的爱情,不断尝试用不同的方法转移自己的视线,但结果都是徒劳。我无法继续欺骗自己,我需要和你在一起,继续我们的爱情。”陈达昌也没料到自己说出这么肉麻的话,但这词组和句子是他内心不断重复的内容,说出来,他觉得一点也不唐突。

    陈姗还是沉默。

    “我已经做好准备和孩子一起生活,不需要你的怜悯。”陈姗想了想,坚决地说。

    “我不会因为怜悯一个人产生爱意。如果不继续我们之间的爱情,我可能内心永远是残疾的。如果你还是那个四舍的女同学,我就还是那个围墙外的数学系男生。我们重新开始,这次我不再翻墙了,我们慢慢来,时间有的是。”

    陈姗笑了,脸上的泪止不住往下掉,“其实,我们的恋爱一直没有开始。”

    “嗯,序幕已经拉开。”

    两个人轻轻相拥在一起,陈姗任凭眼泪涌出来,始终面带微笑。

    夏至。

    衡山路的梧桐树嫩芽长成了嫩叶,阳光透过翠绿的树丛洒满人行道。万科小区的小树苗也渐渐有了力气,挺拔起来,细小稚嫩的树干也悄悄冒出了芽孢。

    陈达昌收拾完新房,开车去机场。

    今天,陈姗正式搬家到上海。

    京沪快线抵达上海的时候,陈姗从头等舱优先出来,虽然挺着大肚子,但一点也不笨重,轻快走出廊桥。

    <&n&nhai)”陈达昌对大肚子孕妇说了一句川式英语。

    “算了吧,数学系的同学,您的川式英语会影响胎教质量。”陈姗呵呵笑了。

    “回家!”陈达昌摸摸她的肚子,对着大肚子说。

    “好。回家。”

    万科的新房陈达昌总算收拾好了,陈姗在北京的家当全部搬到了屋里,陈达昌自己反而没什么家当,基本上就是新置办的家具和家电。房子一直空着,一天也没住过。

    “从今天开始,这就是我们三个人的家了。”

    进了房间,陈达昌对大肚子说。

    初夏的上海阳光明媚,房间里简单北欧风的家具和装修风格,在温暖的阳光色调中显得格外安静和温馨。

    “品味不错,我很喜欢我们的家。”陈姗注意到,在北京自己家里喜欢的花瓶和壁画,都已经在家里合适的位置上。甚至自己的床上用品也铺在了屋里的床上,一阵亲切。

    “从哪一天开始算呢?”陈姗突然问。

    “算什么?”

    “算我们正式恋爱啊。”

    “1996年2月14日。”

    “啊?!情人节吗?”

    “我翻墙进四舍的那天。后来,这天叫情人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