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皇帝的攻心手册 > 第324章 大结局
    方擎天也糊涂了,是元帅的集合哨啊,她人呢,不会吧,她来这了吗?

    这荒郊野岭的,呸!这大冷天她跑过来干什么?

    第二声哨声响了,是门口传来的,她来了,他们的战神来了。

    楚铭和慕怀叶也莫名其妙地出了营帐,冷不丁的听到哨声,他们还以为有敌人袭击呢!

    “哪里吹哨子呢?”

    楚铭抓住一个军士就问,对方摇了摇头,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楚铭和慕怀叶赶紧跟着方擎天到了门口,看到门口的人,众人沸腾了。

    “真的是元帅,元帅来了。”

    飞策军全员行礼,单膝跪地,右手握拳放在胸口。

    “飞策军参见元帅。”

    慕怀叶也愣住了,倾倾,许久不见了。

    苏清依瞪了守门的军士一眼,随即大步踏了进来。

    身后的紫月带着一脸的笑容也跟了进来,楚铭也愣在原地,皇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方擎天,你这是带兵出来丢人来了是吗?区区四十万契丹狗你都打不赢,要你有什么用。来,把将军印交出来,你这种废物点心后边待着去。”

    苏清依站在所有飞策军面前,右手叉着腰,那叫一个高傲啊!这乌压压跪下来的一片,真是不少人啊!

    方擎天很痛快,怀里掏出将军印,双手递给苏清依,师从赶紧把将军印收了起来。

    “方擎天,老子说过,打不赢仗从来都不是兵的问题,就是你们这些当将军的废物。这次老子原谅你,你做副将军去吧!飞策军给我听着,只要输一场,我就降方擎天一级,五年之内别跟我替升官的想法,听见了吗?”

    苏清依这一句话喊出来,飞策军全员跪拜:“不灭契丹,誓死不还。”

    周围天朝和西林的军队都听的热血沸腾的,这家伙是谁啊?这么有派头,一句话就把方擎天大将军的职位撤了,有意思。

    “闭嘴。”

    苏清依大声地吼道,飞策军赶紧闭了嘴,她的眼睛红了,那是发怒了,飞策军都看得懂。

    “你们给老子听好了,把死不死的给老子咽回去,你们怎么来的,老子就怎么把你们带回去,一个都不能少。”

    苏清依一句吼,飞策军全员沸腾,天朝和西林的将士也沸腾了。

    “打倒契丹,顺利还朝,打倒契丹,顺利还朝……”

    就这样,军心定了下来,苏清依到了军营先听方擎天把战况分析了一遍。敌众我寡,局势不容乐观,而且,这里是山地,对于契丹来说反而更占优势。

    苏清依正看着地图摸索着接下来怎么办,师从就进来禀报:“元帅,天朝和西林的主帅要见您。”

    楚铭和慕怀叶,哎呀!麻烦来咯。

    “让他们进来。”

    师从很快就把两个人请了进来,苏清依坐在主位看着两个打扰她看图的人。

    慕怀叶也紧紧地看着她,他眼睛里的温柔一闪而过,好像是觉得不合时宜一样,苏清依完全没有在意。

    楚铭则是一脸的狐疑,他都不知道苏清依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

    “坐。”

    苏清依拄着腮帮子,带着试探的笑容给他们安排了座位。

    “苏清依,这场仗你打算怎么打?”

    楚铭第一个开口的,慕怀叶没有说话,似乎是顾念什么东西,不好意思为难她。

    慕怀叶,不用假惺惺了,有什么招数你们尽管使出来,今天的我不会再怕你。

    苏清依往后一仰,靠在椅子背上,冷冷地嘲讽道:“二位合上是来跟我要解决方法的,那你两是干什么吃的?”

    楚铭猛地一拍桌子,指着苏清依骂道:“苏清依,你别以为你做了元帅就威风了,说白了不说是个没见识的女人罢了。”

    放在以前,要是听到这种话语,清依早把他拉出去炖了,现在,无所谓了。

    “那你就别跟我这种没见识的女人要方法。”

    她耸了耸肩,一脸嘲讽。

    楚铭刚要继续反驳,慕怀叶就有些看不下去了。

    “楚铭,有事就说,别拍桌子,本王不是来听你拍桌子的。”

    楚铭冷哼了一声:“你们俩一唱一和倒是很有感情。”

    慕怀叶的脸拉了下来,这个楚铭说话没轻没重,不知道倾倾会不会生气。

    苏清依冷笑:“楚铭,你别把自己的愚蠢拿到台面上卖弄,你跟慕怀叶合作一个多月,而且我们现在是在西林的地盘上打呢,你居然被人打得节节败退,你还好意思跟我要方法。”

    苏清依说话脸不红气不喘的,她的心里很平静,没有任何的波澜,因为没有任何人是她所在意的。

    楚铭猛地站起身来:“好,你们厉害你们商量,反正输了大家都没好处。”

    说罢,甩手而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营帐里安静了下来,苏清依盯着慕怀叶,等着他说话。

    良久,慕怀叶叹了口气:“倾倾,你何必来?”

    苏清依冷笑:“我怕我不来你们都以为我死了呢!怎么样?慕怀叶,你也该拿出真本事来了吧!五万人可不是你的诚意啊!”

    慕怀叶抿着嘴,许久才说话,那声“慕怀叶”真的是很久没听到了,陌生又熟悉。

    “你不是也动了一样的心思吗?”

    苏清依笑了:“慕怀叶,天朝现在是你的,兵都是你的,你怎么安排是你的事。南楚的兵是我的,怎么安排是我的事,你愿意我们就合作,但是你想一个人把功劳领走,我可不允许。”

    那眼神是警惕的,是冷漠的,她已经不愿意再相信他了吗?慕怀叶心里一凉。

    “你来了,我自然不会自私,只是你我之约可还作数?”

    熟悉的温柔,苏清依觉得恍如隔世。

    “你说哪个约定?”

    故意为难。

    “你说过会陪我问鼎九霄,说过以后会听我的话,你还欠我两个人情没有还。”

    一字一句,都裹着入骨的温柔。

    慕怀叶,当初是你离开了我,不是我辜负你,你没有资格跟我讨要什么。

    “我那日离去不是因为你和楚逸的事,而是另有原因,你可愿意听?”

    慕怀叶的目光是在祈求,祈求她能够等一等他,别离开,别放弃。

    可是,一想到那天他拂袖而去,那样的决绝,她的心里就像是结了冰一样。

    沉默呵!沉默!

    “明诩,你是想告诉我,你第一次离开我也是另有原因吗?”

    晴天霹雳,她的眼神充满了愤恨与凉薄,这就是她给出来的答案,终于,终于还是想起来了。

    他们之间隔了多远呢?也就是八步吧!可是,为什么觉得那样的遥不可及?

    慕怀叶握紧了拳头,随即又松开了。

    桃花林中悲琴曲,从此生死两不顾。

    “你想起来了?”

    “对啊!在你第二次离开的时候,我终于想到那个背影了,在我的记忆里,永远不能磨灭。”

    苏清依的眼睛都快要瞪出血来了,一点温柔都没有留给他。是啊!他还有什么资格呢?

    慕怀叶没有说话,苏清依也没有耐心等着他。

    辜负了就是辜负了,没有什么可说的。

    “倾倾……”

    “好了,我们不谈过去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现在你娇妻美妾再旁,我也已经彻底把你从我的记忆里清除了,我们就好好合作,把仗打赢,然后嘛……分道扬镳。”

    最后一句话那样的决绝,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慕怀叶没有说话,他站起身来,轻声地交代:“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一个人决定分道扬镳是没有用的,我是不会放手的。”

    苏清依皱眉头,他却已经出了营帐。

    晚上的时候,师从突然来禀报:“元帅,慕怀叶和手下的亲信骑马出去了。”

    “什么?”

    苏清依烦躁地在地图面前看来看去,会去哪里?慕怀叶,你去了哪里?

    “王爷,绳子准备好了。”

    “手脚麻利点,十个人一组,快。”

    慕怀叶低声地命令,黑暗中,几千人顺着绳子往下爬,底下时不时有军士巡逻经过。他们身上都插着树叶,就靠在墙上伪装成树木,很快,到地面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隐蔽在树后,等着慕怀叶。

    慕怀叶也落了地,大家把绳子收好,“待会十个人一组,进去之后直接去找粮食,烧了他们的粮草之后就赶紧撤退,不要恋战。”慕怀叶低声地吩咐,众人得令,分散开来。

    慕怀叶穿着契丹的铠甲,四处的搜寻,他带着人脚步很轻,现在又是夜晚碰到的人不多,基本上很顺利。

    “喂,问你话呢,你们是罗将军还是耶律将军的人,喂,你们哑巴了吗?”不远处传来了契丹人的吼声,慕怀叶心里暗叫,不好,他们听不懂契丹话,要暴露。

    慕怀叶挥了挥手,低声命令道:“散开。”

    众人赶紧散开,那边已经短兵相接,慕怀叶趁乱继续寻找粮草,不行,不能功亏一篑。

    “什么人?”

    慕怀叶听到一个声音,是契丹语,他笑了:“我是七王子的亲信,正准备去找耶律将军。”

    那个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警惕地问:“有七王子的手令吗?”

    慕怀叶直接给了他一巴掌,“放肆,七王子让我传的是军令,一旦耽搁了,你负责吗?”

    那个家伙赶紧行礼,“您请。”

    慕怀叶看他害怕了,知道自己成功地镇住他了,他冲着北边的帐子走,他一路上听说了,耶律鸿在北边的帐篷。

    “等等,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家伙看他往北走,他拦住他的去路,慕怀叶冷冷的瞪着他,“你是要耽误军情吗?”

    那个家伙没有退让,“耶律将军的帐篷不在北边,你是什么人,居然不知道耶律将军一天换一次帐篷。”

    慕怀叶冷笑道:“我是你的克星。”

    随着一声闷响,那个家伙倒在了血泊里,不行,得快点,快点……

    一路上,慕怀叶都可以看到打斗,看这个情况大部分人应该都被发现了,不行,再快点。

    慕怀叶迅速的走过每一个帐篷,哪个里面是粮食,哪个里面是粮食。

    终于,慕怀叶眼前一亮,是那,人好多,怎么办?

    慕怀叶看到了他们的粮草帐篷,门口足足有两个小队巡逻,本来他十个人可以暗杀的,可是,现在没人配合他,怎么办?

    慕怀叶握住手里的剑,只能冒险了,不能失败,他拔出剑,绕到一个人身后就把他一剑抹了脖子,他加快了速度。很快,第五个人倒下了,队伍末端的人都被他拖到了角落里。

    “快,有人攻城,快来支援,全体集合。”

    不远处有人大喊,看粮草的人赶紧都跑了,慕怀叶懵了,攻城,谁啊?

    不会吧,倾倾,你疯了吗?你这个不听话的丫头啊!

    慕怀叶心里担心苏清依,他点了火折子,直接把粮草点燃了,借着干草和东风,火势迅速蔓延开来,守城的契丹人慌了。

    “粮草着火了,快,快救火,那是我们整个月的粮食。”

    “先救火。”

    “守城,别乱,守城。”

    粮草一着火,守城的人都乱了,苏清依抬手就把守将一箭射杀,没了指挥,守城的将士军心涣散。

    要命的是,城门突然慢慢的放了下来,大家更乱了,“谁开的城门,控制室有人,是谁?”

    现场乱作一团,因为城门开了,苏清依带着人长驱直入,直接冲了进去,潞城一片喊杀声。这个三万破二十万人的战争被载入史册,苏清依和慕怀叶成了一代战神,两个人合作,烧粮草,攻城池。

    同年,契丹撤兵,都城却已经被天朝和南楚联军攻破,二十万契丹军投降。

    第二年,契丹北迁,再不犯三国边境。

    同年,慕怀叶在太后辅佐下登基,因皇帝非皇家血统,故迁出皇宫,到郊外行宫居住。

    后皇帝抑郁抱病,不久,薨。

    “倾倾,醒了?”

    苏清依刚醒过来,就看到了慕怀叶的脸,她惊恐地四下看了看。

    这个屋子不是她的,她在哪呢?

    “倾倾,这是我的房间,你不用找了,你的侍卫被我甩开了。”

    慕怀叶大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头上,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

    苏清依叹了口气:“慕怀叶,你到底想做什么?”

    “倾倾,可是你说的,只要我把你从飞策军中带出来,就算我赢,你就得听我的。”

    苏清依叹了口气:“五年了,玉曦和叶林都会骂人了,御影和左枫家的也快出生了,你别折腾了,赶紧找个女人过日子吧!”

    “倾倾,你知道,我就以娶你进门为目标了。”

    “慕怀叶,做皇帝不能任性。”

    “倾倾,南楚作为我的附属国好像应该听我的吧!”

    苏清依叹气:“我随你回去就是了,你莫要为难霄睿。”

    “他一个闲散王爷,我才不会为难他呢!”

    天朝历214年,慕怀叶立苏清依为皇后,三年后,苏清依诞下一女,名曰“名取”,一子,名曰“向随”。

    本剧终……

    等等,等等,我们的帅气潇洒的九皇子呢,我们的英气逼人的楚逸殿下呢,我们的温柔贤惠……呸呸呸,温润如玉的国师无缘呢。

    啊,无缘啊,他去云游四海了,几乎是没有在哪生根发芽过,他身边跟着一个疯丫头,叫什么“追儿”,两个人腻腻歪歪的,苟且偷生呗。七年之后,追儿抱着一个男孩回来了,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无缘。<99.。顶点小说网更新最快网址:.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