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修真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2257章 善终者不曾闻
    第2257章善终者不曾闻

    孟天海,许希名。

    菩提恶祖,混元邪仙,无罪天人。

    这些都是姜望忘不了的名字。

    一直到孟天海受阻于红尘之门,一行人最后离开祸水,他也没能确定,在祸水里借许希名与他对话的那位超脱存在,究竟是祸水三凶里的哪一位。

    孟天海曾斥之为“菩提恶祖”。

    他是应当相信孟天海的眼界的。

    但直到最后,孟天海也没能成功超脱,他终究与那个伟大境界存在差距,所以他也有错判的可能。

    而今天,作为平等国首领的“昭王”,莫名提到“无罪天人”与自己此刻是陷在相类的状态里。

    姜望心中,不免惊疑难定。

    超脱伟力无法想象。

    “如我所说,这条路上已有超脱者。诚然天道广阔,可以容纳许多,但孽海中的那一位,显然吝啬分享。”昭王笑了笑:“难道你想与祂为敌?在冲击超脱之前,先锁定一个超脱大敌?负山登顶吗?”

    嘭!

    巨兽般的轰鸣声戛然而止,有一只穿透岁月的手,按住了飞檐一角,将这座古老阁楼牢牢定在空中。

    昭王笑了笑:“如果你继续尝试试探我,我可能要收回那句话——我不该说你在我面前不那么危险。”

    昭王此刻的语气倒算温和:“当天公城在阿鼻鬼窟伫立,平等的旗帜飘扬在现世,你在我面前就不再危险。”

    “我只是随口问一问,您不是必须回答。”姜望一脸认真地解释:“我好奇的是‘天人’本身,而不是您的经历。”

    姜望讶道:“不想知道,也需要回报?”

    靠近天道最大的问题,就是会被天道同化,失去自我的觉知。

    “不幸?”姜望看着他。

    兵墟在一定程度上,仍要被现世规则影响,太虚幻境当然也可以勾连这里。所以昭王双指定住长相思,他便直接牵引太虚阁楼!

    骤然安静的古战场,像一幅定止的画。

    “这算不算强买强卖呢?”姜望问。

    昭王定定地站在那里,缓了一会儿,才道:“既然伱不想知道,那么作为回报,你需要与我分享一点信息。”

    但姜望绝不相信,昭王这样的人物,会因为一座天公城而产生什么顾忌。再说了,代表天公城站出来的,是钱塘君李卯。平等国这些人,说是有共同的理想,但具体到每个人,理念也未见得一样。

    古老阁楼在战场中显现,轰轰隆隆碾开时空——

    昭王无可无不可的松开了手指,又放开了太虚阁楼。

    很好,现在有更多情绪了。

    他把昭王所表述的“天人”,理解为一种接近天道的状态。力量层次有可能是衍道,有可能是超脱,也有可能是他这样的真人。具体的力量层次,应该是取决于修行者自身,以及调动天道力量的程度。

    姜望平静地道:“如果您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淮国公等我回去吃饭,太虚阁也还有一些阁务没有处理。”

    昭王伸出手来,张开的五指在姜望面前慢慢握成拳头:“你可以有你的理解。但我认为这是公平的交易。”

    然而天道浩渺,己身微埃,一滴水如何能在一片海里保持自我?他想象不到。

    姜望淡然地道:“当我决定走一条路,我只问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我不会去想,这条路上有谁。”

    孽海里的无罪天人,显然摆脱了这一点,拥有自己的意识而存在。

    “不要动太虚阁楼。”昭王貌似善意的提醒:“过多动用这件洞天宝具,对目前状态的你来说,未见得是好事——我想你也不愿意变成虚渊之。”

    昭王不去谈具体的哪一位天人,只淡声道:“遨游天道,羁旅岁月者,是为‘天人’。天人的境界,从古至今都存在。但只有真正臻于绝顶的人,能够看到这条路径。只有真正具备憾世之资的人,能够拥有这种可能。只有真正有功于天地的人,能够推开那扇门……不幸的是,你都拥有。”

    “为了让你得到真正有用的信息,我已经付出努力了。你听不听都不能改变这结果。”昭王说道:“我只在意我的努力是否白费。”

    昭王静静地看了他一阵,终于说道:“你想知道祂是怎么把握自我的吗?我是说,无根世界里的那一位。”

    姜望以“真我”为途,是决计无法放开自我的。

    姜望反手将阁楼挥退,又收剑入鞘:“一回生,二回熟,说起来咱们也是老熟人了,一见面就打打杀杀是不太好……聊聊?”

    “因为跟您聊天,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姜望摊了摊手:“我尽可能避免,但发现无法避免。”

    姜望定定地看着这位神秘莫测的平等国首领,有礼貌地道:“麻烦您松一下手。”

    他大概是想表达,平等国开始站到台前,他这样的强者,也拥有了软肋。

    他一剑斩近天道,以至于现在被天道感召,甚至天道的力量如此难以抗拒……有没有可能其中也有“许希名”的影响呢?

    在一闪而过的情绪里,姜望心念急转。口中只道:“哦,是说祂啊。”

    昭王似笑非笑:“看来和姜真人聊天的门槛,却也不低。”

    “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姜望道:“我们聊聊‘天人’?您说您已经很久未见天人,不知您上一次见过的天人,是谁?”

    昭王就这样一手按定洞天宝具太虚阁楼,一手夹住天下名剑长相思,从容不迫地站在姜望面前:“当然,更重要的事情是——动了也没用。”

    或许对于一些追求绝对力量的强者来说,这不是问题。他们并不在意自己的意识,只在乎是否能够抵达极境。

    “我也是费了很大功夫,才……嗯?”昭王看着面前这位年轻得过分的真人,欲言又止。

    昭王接下来要回答的,很可能是关乎超脱的机缘!

    但姜望说道:“不想知道。”

    当然,他也不会听。

    昭王的语重心长,在一闪而逝的间隙里,尽数倾倒在姜望耳中,他想听不清楚都不行。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至少不那么危险。”

    “您想知道什么?”姜望问。

    昭王握起来的拳头又松开,遥指着陨仙林的方向:“刚刚在那个地方,你斩出那一剑之后,必然被注视了——关于那個神秘存在,我想你一定得到了什么信息。不必否认,不要欺骗,尊重一下此刻我对你的信任。”

    姜望想了想,最后道:“无名。”

    这的的确确是他在那个瞬间,得到的唯一的信息。

    “无名?”昭王语带疑问,又若有所思:“是这样的吗?”

    姜望并不关心他明白了什么,只问:“我可以走了吗?”

    “请便。”昭王挥了挥手。

    姜望转身便走。

    当他的身形跃为青虹,昭王的声音还是追了一句:“你真的不想知道吗?”

    青虹里只有简单的一声回应——

    “不敢知道!”

    ……

    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多少‘天人’,有多少强者徘徊在伟大的天道之外,对抗或者投身其中。

    姜望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那一剑能够推高洞真极限,天人状态只是其中一个原因。真正强大的,是岁月和命运的交汇,是那柄名为长相思的剑。

    超越古今洞真极限的,是那个名为姜望的人。

    天道不是他的路,当然他也不忌讳跟任何人争锋。只是这些都没必要跟昭王讲。

    他实在没有信任平等国的理由。

    尚还飞行在空中,太虚勾玉就不断闪烁,来自诸位阁员同僚的信件,几乎前后脚飞来——

    是的,刚才在试图对抗昭王的过程里,姜阁员给同事们发了信。

    第一封就给了李一。

    其他人也都发了。姜阁员倒是并没有嫌弃哪位同事的实力不足,反正个个都是有背景的,总能找得到帮忙的人。再者说一信多发,也不麻烦。

    只是故意漏了个斗昭——万不能给这厮找回场子的机会。

    倒不能粗暴地将“平等国”定义为邪教,或者别的什么邪恶组织。

    虽然很多国家都把“平等国”放在通缉名录上,虽然描述这个组织的时候,总是跟“目无法纪”、“肆行恶事”之类的罪名放在一起。

    但更准确的描述,应该是这个组织在用自己的规矩,对抗天下霸国的规矩。用自己的秩序,反抗霸国强国的秩序。他们试图在霸国体系下的现世,用自己的那一套来斩剖黑白。

    太虚阁的责任仅限于太虚幻境相关,也确实轮不到去管平等国。

    但太虚阁员无辜遇袭,向同事求援也是很可以理解的。

    姜真人不是个记仇的人,尤其在天人状态下,没什么情绪可言。

    无非是黄舍利最先回信,重玄遵紧跟其后,秦至臻回得最慢。李一压根没有回,大概率又在修炼。

    其余钟玄胤、剧匮、苍瞑,回信的内容和速度都是中规中矩,不去说他。

    回信的同事纷纷表示可以赶来,询问在哪里接应、是否要布阵设伏。

    独独重玄遵的信十分显眼——

    “来信已转淮国公。”

    的确是个擅长解决问题的。

    姜望草率地勾了几笔,复刻几份同样内容的信,尽都原路返回——

    “已经通过谈判解决。”

    倒是给钟玄胤的回信不太一样——

    “若我出了什么意外,史书请著——‘昭王所为’。”

    在这些信件之外,还有一封信,来自‘祝不熟’。信上只有八个字,写得匆忙,还分成两句——

    “见到她了。见信勿回。”

    姜望把这封信看了又看,最后将它卷起来,纵身一跃,落回淮国公府的膳厅。

    斗阁员正在桌上吃饭。

    一副正在与谁大战的架势,拿着筷子风卷残云。

    “咳!”姜望虚握拳头,抵在唇前,轻咳一声,才道:“左爷爷,舜华,光殊……斗兄!不好意思,临时去处理了点小事,让大家久候。饭菜还没凉吧?”

    左光殊从来都是很捧场的,一脸的惊讶:“大哥处理什么事去了?如此之快!”

    姜望刚要开口。

    斗昭已经跳起来,一手指着姜望,对淮国公告状:“左公爷,您说过的,食不言、寝不语!这厮一来就聒噪,好没礼数!”

    左嚣瞥了他一眼:“名家死矩,七代而亡。薛规变法,万世德昌。自家人聊聊天有什么关系?年纪轻轻不要太呆板。”

    在诸圣时代也繁荣一时的名家学说,是名家真圣公孙息的传承。他的后人死守先圣规矩,不肯更易一字,短短七代传承后,就已经消亡。

    是百家学说里消亡最早的那一批。

    其思想最精华的部分,被其它学说吸收,自身却是再不能形成体系。

    法家的历史更悠久、更古老,其实也更重规矩,更难改变。但在薛规变革之后,一代更比一代繁盛。至今仍是天下显学。

    这些基本常识,斗某人哪里还需要上课!

    一时敢怒难言,只得恨恨坐下。

    姜望心中没什么情绪,但作也作出笑容来。笑吟吟地坐回自己原来位置,拿起筷子,一边夹鱼腹,一边云淡风轻地道:“听说有个叫陆霜河的,差点把我的一个朋友打死了。我就过去教训了他一下,赐他一败。”

    屈舜华在旁边捂着嘴笑:“姜大哥的这个朋友,是不是姓‘斗’啊?”

    “是……不是呢?”姜望拖长了声音,友好地看向斗昭。

    “什么叫差点被打死了?”斗昭的声音从牙缝里往外蹦:“我活得好好的。我是以一敌二!是一把刀,对付七杀真人陆霜河与天机真人任秋离的联手!”

    “任秋离?”姜望随手掏出一个残破的罗盘:“斗兄是不是在说……这个长生司南的掌管者?”

    他一边说,一边把已经破损的长生司南递给淮国公:“左爷爷,这个交给您,好像是南斗殿的镇宗宝贝,我也用不上。您看看是否有助于早点揪出长生君。”

    他又补充道:“对了,您用的时候让人擦洗一下,上面恐怕溅了一点我那个朋友的血。”

    桌上十分安静。

    左嚣有些心疼地看了斗昭一眼:“小昭,你要是吃饱了,可以先回去。家里还有事吧?”

    也是看着长大的小辈,不好把他压在这里持续受嘲讽。

    以斗昭的脾气,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但毕竟还保持着礼貌,对左嚣温煦地笑了笑:“晚辈确实是有点事情,急着回去处理。那就先走一步,您慢用。”

    就此一句,身形像一幅画被擦去,消失无踪。

    却是完全忽视了姜望、左光殊、屈舜华这三个。

    左嚣随手将那破损的长生司南放到一边,看着姜望,笑容敛去了:“天人?”

    姜望点了点头,仍是带着笑:“回来的路上碰到昭王,他说他曾经见过天人。这是否可以当成一个线索?”

    现如今平等国在陨仙林立旗,天公城一旦立稳,必然要向外拓展影响力。这是刚刚开启改革的楚国,将要面对的局势。作为楚国贵勋,昭王的情报对左嚣肯定是有用的。

    但他只是叹了口气:“你成长得太快,叫老夫都有些力不从心——出一趟门的工夫,就走到了这个境界?”

    “也是机缘到了。”姜望道:“在完全斩出那一剑之前,我没有想过这条路。长生司南,九凤空鸳,历史回溯,朝闻道,都碰到了一起。也是不得不为,当时必须要留下痕迹。”

    靖平陨仙林是人族大业,无能为力也就罢了,当他看到能够做些什么的可能,也就无法视而不见。

    “不见得是善缘呐。古来天人皆传奇,善终者不曾有闻。”左嚣叹了一声,又细细思忖一阵,才瞧着姜望,语气认真:“两个办法。一是继续往前走,尝试在天道中保持自我,但是机会不大,而且很容易出问题。二是我帮你封住天人状态,你另外寻路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