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缥缈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柳倩倩在做完这一切后,便时刻盯着顾承晰院中的动静。

    她打听到顾承晰自那日喝过孙秋凝做的汤后,竟偷偷唤了郎中进府,可想正如顾大夫人说的那般,顾承晰吃不得酸,吃上些许便会胃痛。

    为此柳倩倩洋洋自得许久,孙秋凝做为顾承晰的未婚妻子竟犯下这等过错,可见是没将顾承晰放在心里,顾承晰定然不会高兴。

    可她等了几日也没听到关于两人离心的风声,孙秋凝仍旧时常下厨,洗手作羹汤,脸上始终洋溢着那让人嫉妒的微笑。

    柳倩倩等来等去也没等到她想要的结果,终是忍不住去偶遇了孙秋凝,似做不经意间笑问道“听闻孙小姐时常给顾大哥做美食,上次孙小姐煲的鸡汤可也是为顾大哥准备的?”

    孙秋凝小脸羞红,局促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柳倩倩冷眼旁观,心中冷笑不止。

    这般不要脸面的事情都做了,还装什么腼腆纯情。

    见孙秋凝羞得不说话,柳倩倩故作亲昵的道“见孙小姐这模样,想来我定然猜对了。

    孙小姐与顾大哥郎才女貌,很是般配呢!”

    孙秋凝闻后更是羞怯不已,但她并不恼,甚至还有些小小的开心,少女总是乐得分享与心上人的点点滴滴。

    “那不知道顾大哥可还喜欢孙小姐煲的鸡汤?”柳倩倩铺垫了许久终于问出了她最为关心的问题。

    孙秋凝羞怯的点了点头,唇边绽放出如娇花般的笑意,“表哥他很喜欢,喝的一点不剩。”

    柳倩倩闻后只觉难以置信,她在鸡汤里放了酸角粉,那酸度就连喜欢吃酸的人都受不了,顾承晰怎么会把汤全部喝掉?

    柳倩倩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不过她倒突然发现最近顾府众人在一处用晚饭时,顾承晰总会偷偷的看她。

    因为她也在时时观察顾承晰,所以对他的目光十分敏感,两人偶尔还会目光对视。

    这个发现让柳倩倩欣喜不已,偷偷将事情告诉给了柳毅清。

    柳毅清闻后亦是大喜,笑着道“倩倩生的比那孙秋凝貌美数倍,看来顾承晰这小子眼光倒是不错。”

    柳倩倩笑得含羞带臊,脸蛋绯红一片。

    “顾承晰是顾家长子,以后是要继承这永定伯府的。

    倩倩若嫁给了顾承晰,便是未来的伯夫人,不,还远不止如此!”

    柳毅清一双眼睛锃亮,好似望见了荤腥的恶狼,“顾承晰与顾锦璃关系亲密,良王以后定会提拔他,保不住倩倩还能做个侯夫人,甚至国公夫人!”

    柳倩倩差点没被柳毅清画的大饼给噎死,直至她发现自己竟想不出那泼天富贵将会是何等模样,她才知道自己的见识有多么短浅。

    果真是贫穷限制想象,她所觉得的富贵不过是穿绫罗绸缎,吃珍馐美味,侯府国公府的生活她完全想象不出,但却向往非常。

    “那……那女儿该怎么办?”柳倩倩又是害羞又是茫然,全然不知该如何做。

    柳毅清脸上露出一抹过来人的得意笑容,故作深沉的道“男人性格万千,有人主动有人被动,但所有男人都不会放弃主动送上门的人。”

    “父亲,你的意思是……”

    柳毅清附在柳倩倩耳边这般那般如此一番,柳倩倩羞得小脸如红透的桃子,她紧紧抿唇,却未曾摇过一下头。

    柳夫人迈进屋子便看到父女两人在神神秘秘的商量着什么,柳夫人皱了皱眉,“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问那么多做什么?”柳毅清对柳倩倩挑了挑眉,撂下这么一句话便扬长而去,全然没将柳夫人放在眼里。

    看着柳倩倩魂不守舍的样子,柳夫人关切问道“你父亲与你说什么了,可是给你提什么馊主意了?

    他那个人眼高于顶,却胸无点墨,你切勿听信他的话。”

    柳倩倩起初不说话,后来被柳夫人说烦了,便不耐烦的敷衍着道“我知道了娘,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操心。”

    父亲的确没出息,但父亲知道争取,不像她娘就是井底之蛙,放着好好的贵妇人不做,偏要去顾锦璃的店里打杂,害得她都不好意思再去店里了。

    这次还是听父亲的吧……

    顾承晰的成绩虽远不如苏致那般优异,可他在朝中表现甚佳,深得上司器重。

    他虽与顾大老爷一般品性方正,却在顾二老爷的潜移默化之下,也懂得了刚直易折的道理,在圆滑中坚持着自己的信念。

    得上司器重自然是好事,但弊处便是要比其他人更加辛苦。

    顾承晰每日早出晚归,顾大夫人起初心疼不已,甚至还动过想找顾二老爷帮忙疏通的心思。

    顾大老爷发现后,狠狠嘲笑了她一番,“妇人见识!你觉得承晰事务如此繁多,是因为上司在排挤他?”

    “难道不是吗?衙门里那么多人,怎么偏偏把咱家承晰当成三头六臂使唤?”

    顾大老爷啧啧摇头,给了顾大夫人一个鄙视的眼神,“大错特错!如果承晰的上司对他不予理会,任由他悠闲的混日子,我才要去找他说道说道呢!”

    他做官的确不算成功,但他也明白官场的规矩。

    上司越赏识才会给越多的磨砺,若非如此人家大可不必理会。

    官场上不怕坎坷艰难,就怕碌碌无为,这里是一潭沼泽,许多最初满怀壮志人,最后却都深陷其中,失去了斗志与活力,宛若行尸走肉一般。

    只有不停的前进,才能避免被淤泥束缚手脚。

    顾大夫人被说的一脸懵,“你的意思是,承晰反而很得上司赏识?”

    “那是自然!”顾大老爷的方脸上难得的露出了骄傲的笑,他虽很少夸赞自己的长子,可这不代表他不认可。

    “男人吃些苦没关系,你不用娇惯他,更别再想着走什么门路,反是弄巧成拙。”

    顾大夫人脸一红,埋怨道“你早些与我说不就没这些事了,我哪里知道你们官场的规矩,真是……”

    夫妻两人拌着嘴,而顾承晰也才拖着沉重的脚步下衙归府。

    他的身体虽然乏累,可每日都充满了干劲。

    他读书做官为的不是俸禄权势,也不是青史留名,他只求能以自己的微薄之力为大梁做出一点点的贡献。

    他希望大梁千秋万世的盛景之中,有他贡献的火光。

    今日归府,又已临近傍晚,他一如往常先回院子更换衣服,便准备前往父母院子请安,却在前往母亲院子的途中遇见了一人。

    少女身上穿着一件绣着红梅的雪色披风,身侧放着一盏淡橘色的灯笼,灯光为她镀上了一层暖光。

    她正踮着脚尖采着树上的红梅,飘落的红梅花瓣与她身上的花纹交融,宛若一副颇有意境的画卷。

    听到了身后的响动,少女愕然回头,素净的脸庞上带着三分惊愕,三分茫然,如同梅林中受惊的小路,极易激起男子的保护欲望。

    少女因转身得太过突然,一不小心扭伤了脚,裙摆飞扬,如绽放的娇花一般摔倒在地。

    少女惊呼一声,娇柔的声音轻软缠绵,她捂着脚踝,眼中有水光拂过,很是楚楚可怜。

    “柳姑娘,你还好吧?”顾承晰望着每一个动作都展现完美的柳倩倩,眼中闪过别样的光芒。

    “我的脚踝好疼。”柳倩倩的鼻音带着些微的哭腔,很是惹人心疼。

    她羞怯的抬起头,含情脉脉的看着顾承晰,眼中满是自责与羞涩,“我胆子一向很小,顾大哥会不会笑我?”

    “不会,要怪也该怪我吓到了你。”顾承晰温润如玉,声音轻和。

    柳倩倩轻轻咬了下嘴唇,抬眸怯怯的望着顾承晰,“顾大哥,我的脚崴到了,你能来扶我一下吗?”

    少女的眼眸在橘色暖光的映照下格外迷离,她伸出的玉手纤细柔弱,如此氛围让任何男子都难以抗拒。

    柳倩倩已经做好了准备,待顾承晰拉她起身后,她便顺势跌进他的怀中。

    父亲说了,只要是正常男子都经不起温香暖玉的投怀送抱。

    柳倩倩脸蛋娇红不已,为了今日她还特意翻了些让人面红耳赤的书画,学会了一些撩拨男子的技巧。

    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的计划竟在第一步便失败了。

    “柳小姐,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此时天色深沉,我不能坏了柳小姐的名声。”

    柳倩倩闻后一怔,急忙道“可此处也没有旁人啊……”

    “正是如此,我们才更要避嫌才对。”顾承晰的声音依旧是轻和的,可他的目光清澈明亮,不见一丝迷离,清醒的让人伤心。

    “我……我……”柳倩倩与柳毅清探讨过许多可能,唯独没想过顾承晰竟是个“不正常”的男子。

    柳倩倩又惊又羞,竟真的落下了几颗眼泪,“可……可我的脚踝真的太痛了,我站不起来。”

    顾承晰垂眸看她,目光是鲜有的冷清,“婉儿的院子就在附近,我这便去找人来搀扶柳小姐,烦请柳小姐稍候片刻。”

    顾承晰转身欲走,途中却又突然顿住脚步,回首望去。

    柳倩倩心中又荡起一抹期冀,眼神也愈发的可怜无助。

    “柳小姐是客,以后若想吃什么直接吩咐下人就好,不必亲自下厨,若有磕碰倒显得我们照顾不周,不好与大妹妹交代了。

    而且府中虽安全,但日后柳小姐还是勿要在天黑之后出来闲逛了,免得哪日又被人惊吓,伤了身子。”

    顾承晰语落转身,毫不拖泥带水。

    他话虽不多,可每个字都透着无情的冷漠。

    一句“是客”便与柳倩倩划清了界限,后面的话更是无声的警告与威胁。

    清冷的话锋,决绝的背影对于柳倩倩来说都是无声的嘲讽与羞辱,事到如今便是傻子都看得明白。

    顾承晰不但对她无意,甚至还知道了她在孙秋凝的汤里做了手脚,想来前些日子他对她的关注便是因此。

    柳倩倩虽居心不良,但脸皮是薄的,她心里防线被彻底击垮,也顾不上“脚伤”,健步如飞的哭跑离开。

    顾承晰见她哭着跑开,轻轻摇了摇头,心里却不禁起了疑惑,这些人真的与性情温柔纯良的二婶家是亲戚吗?

    因为此事毕竟涉及柳倩倩的名誉和顾二夫人的脸面,顾承晰相信经此一事,她不敢再动念头,便将此事压了下去,没与任何人说。

    柳倩倩回去后大哭了一场,柳毅清一看这架势便知道女儿出师不利,急急询问道“竟然没成?

    你有没有照我的话做?可是你没好意思扑进顾承晰的怀里?”

    “父亲,您别再说了!顾承晰他根本就不喜欢我,还训斥了我一番,以后我再也没脸见人了!”

    柳倩倩趴在床上嚎啕大哭,柳毅清却一脸怔愣。

    这不对啊,身为男子就算不喜欢,也不应放过送上门的美色啊。

    这若是他,早就将投怀送抱的女子拿下了,顾家这小子是不是不正常?

    “倩倩,你别哭了,一次不成咱们再换个方法不就行了!”柳毅清语气轻松,似乎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柳倩倩抬起一张满是泪花的小脸,气呼呼的瞪着柳毅清,“父亲,您当女儿是什么了,一次不成还有下次,您不要脸,女儿还要呢!”

    柳毅清不怒反笑,怒其不争的看着女儿,冷冷问道“我问你,你喜欢的到底是顾承晰,还是他伯府世子的身份?”

    柳倩倩一愣,哭声戛然而止。

    “若你喜欢的是顾承晰,此番你的确该伤心,可你看上的难道不是荣华富贵吗?

    这条路哪有那么好走,为了一点挫折就放弃,以后你也就只能嫁个清贫布衣,了此一生了。”

    柳倩倩虽仍抽泣着,但眼泪已经止住了,细细品味着父亲的这番话。

    可她虽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却仍旧茫然,“可顾承晰不喜欢我,我就算再怎么努力他也不会接受我啊。”

    见柳倩倩想明白了,柳毅清脸上重新露出了那种胜券在握的笑,“他不肯接受,那就让他不得不接受!”

    ……

    郡王府中。

    箫素在傅决的书房煮着北燕特有的奶茶,傅决则坐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

    箫素容貌上乘,蒋欣阮虽也不差,但她身上有种大梁女人特有的矜持,就算两人已成夫妻,但在某些事上远没有箫素放的开。

    如果说蒋欣阮是一只会对他撒娇,会咬外人的小狗,那箫素便是一匹小野狼,野性十足,脸上更是挂着赤裸裸的野心,这样的女子在大梁很难找到,对于傅决来说充满了新鲜感。

    傅决起初对箫素并无男女之情,可时间一长,他还真就生出了一丝喜欢来。

    他靠近了箫素,正想着与她亲昵一番,蒋欣阮却忽然求见。

    傅决虽心生不耐,但还是命人将蒋欣阮请了进来。

    蒋欣阮听说箫素在傅决的书房煮茶,便特意备了点心给傅决送来。

    可傅决却只冷冰冰的瞅她一眼,语气淡漠的道“你是怎么办事的,我是让你找那几个人给顾锦璃添堵的,可不是看着他们亲人团聚的!”

    顾二夫人对柳毅清一家好的毫不掩饰,就连傅决都有所耳闻。

    蒋欣阮正欲解释,箫素端着两杯煮好的奶茶呈到两人面前,笑着道“殿下不必心急,那柳毅清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耻小人,这种人是永远不知感恩的。

    只要顾锦璃有一日无法满足他们的贪婪,他们无需挑拨便会生事。

    既是借刀杀人,自不必我们出手,殿下此番不如就静待好戏。”

    傅决想了想,深以为然,笑着道“你说的有道理,那便再等上一等吧。”

    见箫素两句话便安抚了傅决,蒋欣阮不但没心生感激,反是更加痛恨厌恶箫素。

    看来她必须要尽快做出点成绩拉回表哥的心,才能再找机会除掉这个小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