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我这艰难的爱情呀 > 92表白
    六合塔虽然已经不属于我,但事关它和老妖婆的恩怨,我还是很感兴趣。

    我的兴趣一直持续到次日在山顶的修炼。间隙里,我又把日记本拿出来,看着血迹里老妖婆骂六合塔的那句话,莫名觉得兴奋。我想老妖婆再怎么人人喊打,在骂六合塔这件事上,我们的利益还是一致的。至少我的这一时,与她的那一刻,是一致的。

    再后来我有些得意忘形,没注意到老象已绕到我屁股后头。它的贵臀厚重,轻轻一拱就将我拱进了日记本。

    然后不由分,我就开始跟九里和六合塔打起来。我像个拉架不成反被揍的倒霉鬼,一会被这个打,一会被那个捶。别,九里厉害我见识过,但六合塔这么凶我还是头一回知道。这家伙,跟着我时净装软蛋,没想到跟自己人干架这么厉害。

    没多大会儿,我就鼻青脸肿浑身血。

    那两位大侠丝毫不怜惜我,还照死了打。我受不了,得个空就一边凉快去了。然后顺便看他俩打架。我爹,长本事最快是亲自打一架,实在不行,近距离观战也可,最忌就是独自个瞎胡求练。而最最忌是照书背狗屁心法口诀,糊弄人的玩意儿,谁背谁完蛋!

    后来我正凉快,忽见九里休战,敛了翅膀往地上一蹲,双手抱着膝盖呜呜哭起来。因为没有旁人在,她哭得一点不加掩饰,鼻涕都蹿泡了。六合塔竖在她面前,缩成仅比她稍高一点的长臂金塔。我原以为它长出手臂是要摸九里的头以示安慰,哪晓得那家伙也学老妖婆抱臂,还气呼呼地把头扭到一边,活脱脱对着生气。

    我大开眼界:六合塔这老东西竟然还会卖萌!

    真的,它虽然没脸,但那抱臂姿态往那一杵,活脱脱比月老祠那猫儿还萌!简直萌得人心肝乱颤,不要不要的。我笑得口水都流出来了,正要近距离观赏一下六合塔的萌态,忽听九里嚷:“我就是喜欢他!我就是不告诉他!又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我爸又不是我妈,你管我那么多干嘛?”

    我一听,嗨,合着六合塔还管老妖婆喜欢老仙儿!真是的,它一个法器,就算再怎么名声在外,那也不是个活物,老妖婆喜欢谁告诉谁关它什么事?还轮得到它动手教训?

    我觉得六合塔不知分寸还没有轻重,该重重地打。

    可六合塔却一仰头,打了个嗝。然后从它的嗝里吐出一圈雾来,七里拐弯的,还显出一堆字:既纳先妖王夫妇精魂,当代教女之责。

    我就懵了:爷爷奶奶不是被天兵打死的吗,怎么精魂寄托在六合塔内?而且就算铸造时把精魂寄托在六合塔里,它就有管教老妖婆的权力了?可是老妖婆喜欢老仙儿却不肯告诉他,那至多算她少女怀春的心思,就算亲爹娘也管不着她告不告诉啊,六合塔这是操的哪门子心?

    可没想到九里还就听她的,一拍屁股从地上起来,大摇大摆地下山去,边走还边喊:“告诉就告诉!不就是表白吗?老娘怕个球!”

    她得慷慨激昂,我听得热血沸腾,一颗八卦之心熊熊燃烧,赶紧地撵上六合塔的步伐,要跟他们一起下山看老妖婆表白大戏。结果脑门邦的一声撞在石头上,然后就从日记本里出来了。可额头的疼却真真实实,还鼓起一个大包,一抬眼就看得到。我揉着额头的包,不死心,颠颠地下山去找老仙儿。老妖婆的这场表白大戏,可无论如何不能错过!

    老仙儿正和东山君下棋,听我问他当年九里怎么表的白,脸腾地就红了。

    东山君更夸张,一口酒没下肚,全喷棋盘上了。他大睁着眼睛看我,又看老仙儿,然后还看我,重点看我额头上的包。之后哈哈大笑,指着我:“你丫头撞傻了?怎么净关心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

    我旧事新事有什么打紧,好玩最重要。

    东山君撇撇嘴,看一眼老仙儿的脸色,笑道:“你得虽然没错,但我却不能告诉你。尤其不能当着你姑父的面。否则,你信不信他能立马羞死……”

    东山君的话还没完就被老仙儿封了嘴,笑也笑不出,憋得两个腮帮子偷塞了蟠桃那么大,眼睛里泪都快出来了。

    我更好奇了,眼睛啪嗒啪嗒地在他俩脸上转来转去,最后到老仙儿羞红了的脸上,过去拽他的袖子,死缠烂打:“姑父,你就告诉我吧,侄女儿要练功呢,九里日记本里的神功……”

    老仙儿不信我的鬼扯,抽走袖子,起身飘走。我要追,被他回身一指,变成个大胖鸭子,嘎嘎地半天挪不动一步,引得全府人都来看。

    东山君帮我还原,我立马抓着一个仙女问:“你见过九里跟老仙儿表白吗?”那仙女儿脸唰的一下就红了,甩开我就往外跑。我再抓别人问,不是不知道,就是跟仙女一样的反应,红着脸往外跑。后来我没注意,抓到老仙女的袖子。她没甩开我,但却很鄙夷地哼了一声,:“伤风败俗不要脸!”我挺委屈,打听我姑姑姑父的恋爱史怎么就伤风败俗了?

    东山君抬手把我唤过去,安慰我老仙女那不是我,是九里。

    我更不解:不就是表个白吗,怎么就伤风败俗了?难道她一上来就强买强卖,抱着老仙儿又亲又舔不撒手?

    东山君眼睛越来越大,拇指竖到我面前,夸:“不愧是……”

    我一把抓住他大拇指,不敢置信地:“她真那么干啦?”

    东山君晃了晃手里的闷倒驴,谦虚道:“当然,这里面有我东山酿的功劳……”

    哦,我恍然,眼前仿佛出现九里抱着老仙儿“表白”的画面。她这个表白,还真是一场大戏呢!这六合塔到底是代人教女,还是逼良为娼啊,哈哈哈!

    “事后她也这么,”东山君边喝酒乐边道。

    “怎么?”我没反应过来。

    东山君看我一眼,“就是一切都是六合塔逼她的。六合塔认主,不图本事大,但求野心大,不欺瞒。”。

    他,又看我一眼,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