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我在六零开闲渔 > 第106章 全文完
    “算……你租你姐房子五年的租金!”姜立南想了想,  替大女儿回答。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听了这话美美先急了:“不不不,不能五年,  算两年,两年的!”

    她说着,  用手指了指外面:“爸,  你是真的不了解行情。你不知道咱们院儿这排临街房现在有多抢手。虽然现在还没人敢光明正大的往外租,  可谁能保证有没有人偷偷在租的呢?

    别的不说,  就说封阿姨他们家那儿,昨天我问谢壮哥,  他跟我说有人要一个月三十租他们家那靠街的小屋,他爸妈没同意。

    我姐房子不比他家那小屋大得多?他那才多大点儿啊,  有没有十个平方都不一定!”

    美美说的这事儿,  姜家人还真不知道。

    自从她这服装店开了张,院儿里的人都看在眼里。

    现在也有那眼头活的,开始有样学样的把之前垒起来的高墙又重新拆了。

    然后开始试着自己鼓捣点东西卖。

    有卖吃的,也有卖杂货的。

    当然,大家都还是试水阶段,  没谁如美美一样搞得这么轰轰烈烈,  大家都悄没声儿的,  所以也没看出来谁家的生意做得特别好。

    谢强这辈子一门心思去做了学问,美芳更是在医院里忙得脚打后脑勺,两口子看样子跟做生意也没了什么缘分。

    可他家几个孩子似乎在这方面都有天分,谢强没了这方面的心思,还有谢壮和谢诚。

    以前可能也没往这方面想,  但看着美美生意火了,  心思也活络了起来。

    谢壮子承父业,  去汽车厂做了一名司机。

    谢诚当初年龄小,被他哥抓得紧,学习还行,最后也考上了大学。

    不过是留在了本地,上的就是宁林大学的工学院。

    这兄弟俩不知道怎么商量的,俩人一合计,直接将谢壮住的那间屋子给拆了,俩人搬到一间屋子里住了上下铺。

    反正谢诚现在住校,平时也不太回来,倒也不显得住的有多挤。

    他们把房子整出来之后开了一个售卖百货的小商店。

    面积不大,就卖些街坊邻居们常用的针头线脑,日用百货。

    一家俩司机,平日里东奔西走,想带点本地少见的各省市特产也方便。

    再加上谢壮,谢诚俩壮小伙,平日里轮班去进个货什么的,也不是大事儿。

    所以几乎没费多少功夫,那小百货店就开起来了。

    封朝霞直接把钱小芸找了来,俩小老太太商量着轮起了班儿。

    一个上午,一个下午,反正离得近,连给他们两家的宝贝儿康健做饭都不耽误。

    甚至有时候也不论什么班儿不班儿的,俩人天天在一起。

    一个看店,一个忙活从美美那儿接的活计。

    这不知不觉间,两家人的日子都明显更好过了起来。

    “五年,按爸说的。”

    再怎么说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妹妹,姜晓菱怎么能跟美美论这么真?

    如果不是现在钱真的不凑手,她都不会找她要什么租金。

    别看她说的跟真的似的,可姜晓菱又怎么会不知道妹妹这还是在让着自己?

    毕竟这房子现在一个月他们才往厂里交五块钱的房租。

    这一年收妹妹一千块钱?简直是在开玩笑!

    别说她觉得不合适,就算是丈夫回来肯定也不会同意。

    反正不管是怎么商量的吧,这两千块钱姜晓菱还是收下了。

    加上他们两口子这几年也存了差不多有一千块,买房子的钱应该差不多够了。

    更何况父亲最后也表了态,说他们也拿八百块钱出来。

    不管是用来买房也好,改造也好,这钱他们不再收回,让他们小一辈儿的商量着来。

    他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考虑房子的时候得把小河和宁宁的房间考虑进去。

    事情决定之后,当天晚上姜晓菱就把这事跟儿子说了一下。她主要是想让庆庆帮她看看后世的宁林发展方向是什么。

    因为之前儿孙们跟她说过很多,说市容市貌变化很大,如果她去了那个年代,肯定找不到一丁点以前的痕迹。

    所以姜晓菱就有点担心。

    怕这边自己终于把一家的房子定下来了,那边没几年搞什么市容建设,再给拆迁了。

    那也太折腾了。

    他们年轻人也就算了,让老一辈的跟着搬来搬去,实在是不合适。

    这一次邵国庆的回复很快,却并没有给姜晓菱带来什么满意的答复。

    他说这事儿得好好的查查,他现在年龄大了,玩电脑玩的越来越不灵光。

    这事儿还是得交给邵洋,让他去办。

    让妈妈别着急,他今天晚上就跟邵洋说。

    从最早和家里联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有余。

    邵洋都已经三十岁了,更别说邵国庆了,早已经真正成了一位老人。

    邵洋已经搬出去住了,也已成家。

    他现在在设计院工作,找的妻子和他是同行。

    两个人天天工作非常的忙,一年里恨不得有半年都在各地出差。

    用邵国庆的话说就是:“俩空中飞人。”

    他们俩忙得到现在连孩子都没有要,平日里回去看看父母都往往要选节假日。

    在这种情况下,不到特别棘手的事儿,平日里姜晓菱也不太爱给邵洋添麻烦。

    其实又何止不给孙子添麻烦,姜晓菱现在和儿子还有孙女他们的联系都在有意识的减少。

    她在慢慢学着放手。

    既减少对黑匣子的依赖,也减少对儿孙们的依赖。

    十几年的时间,随便一台电脑也都到了要寿终正寝的年龄。

    有着国际版的那台,一年前已经彻底不能用了。

    而且后来邵洋试了好多个电脑,不管再怎么捣鼓,闲渔网站也没有出现在他新的电脑上面。

    以后应该也不会出现了。

    现在能与姜晓菱联系的就只有邵国庆家里这一台了。

    可这台比邵洋那台型号还要再老一些。

    这台老祖宗辈儿的电脑眼看着也快不行了。

    这几年黑屏,各种故障的次数越来越多。

    据儿子说,再拿出去维修的时候,都已经没有什么地方愿意接手了,说型号太老没法修。

    儿子说,他们家现在把那电脑专门放在一个地方,谁也不能碰。如非跟她联系,连他自己都不敢轻易去动一动。

    生怕哪一天这个也如邵洋那个一般,毫无预警的忽然间就彻底报废。

    虽然庆庆没有继续往下说,可姜晓菱知道,如果真的那样,就到了他们要告别的时候了。

    好在,现在的社会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往好里面发展。全国人民上下一心,全都在用最大的冲劲儿往前撵。

    恨不得一天当做两天用,都全力以赴的想通过努力把之前浪费的时间补回来。

    日子是真的一天比一天更好了。

    虽然无论是吃的用的,和儿孙们寄过来的那些还是没法比。

    可至少供应充足了。

    细粮的比例在逐渐增加,很多人家可以保证顿顿都吃上白面馒头,大米饭。

    吃上肉的日子也不再仅仅只限于过年。

    姜晓菱觉得这样的日子已经很好,至少不靠着儿孙的补给他们也能活。

    除了不忍心和她爱的孩子们分别,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遗憾的。

    第二天晚上,儿子转过来了一封邵洋寄过来的信。

    说是信,其实是一张他手绘的图纸,图上标注了好些重点区域。

    邵洋在信里说:“奶奶,我查了一些资料,将八九十年代宁林重点建设区域都给你标注了出来。

    因为现在能够找到的资料实在不多,我只能给你画一个大概。反正,你们就在我画出来的那些地方找房子,应该都属于好地方。将来必定有升值的趋势。

    至于你担心的拆迁问题,这个不好避免。因为随着发展,宁林市区一直在扩建。八十年代其实也没有一个整体规划,那时期的市里面的房子后来差不多都外迁了。

    不过这些房子后期国家都有补偿,也不会吃什么亏。我的意思是,你们先不用考虑那么久远,先买了,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姜晓菱看了信之后,觉得孙子说的也对。于是后面的日子她每天闲暇的日子就差不多都用来去找房子了。

    可合适的房子依然没有找到。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就到了放暑假的时候,邵彦成和宁宁先后都回了家。

    家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家人团聚,自然是高兴事儿,全家乐呵了好几天。

    特别是圆圆和庆庆。

    在家里,他们除了和小姑好,最喜欢的就是小叔了。

    亲爹去上学圆圆都没有哭,宁宁小舅去上学的时候,小丫头在家里嚎了好几次。

    特别是她调皮捣蛋的时候,那个替她打圆场,替她挨骂的小舅不见了,小姑娘心里可难适应了。

    如今的邵元已经十岁,早已经长成了个大姑娘。

    因为从小营养跟得上,她看上去比同龄的小孩子们都要高。别说女孩儿了,男孩儿里比她个儿高的都没几个。

    现在的小姑娘已经抽条了,再也不是小时候的肉圆样儿。她吸取了爸妈的长处,长得又机灵又可爱,皮肤白白的,很是讨人喜欢。

    可是,这讨人喜欢劲儿仅仅限于她不动的时候。

    一动起来啊,那就跟她小姨小时候一模一样!整个一假小子。

    有这样一个姐姐比着,庆庆虽然是男孩子,却显得有点文静。

    他像他爸,从小就喜欢看个书,平时也不太闹腾。

    于是,那些被他姐欺负了的秃小子们,有时候就想从他这里找回场子。

    可最后的结果往往是——被邵元打的哭爹喊妈。

    现在的家属院,一到晚上小孩儿们聚堆儿的时候,姜家隔三差五就有人跑过来告状。

    说来说去就只有一句话:“你们家邵元又打人了!”

    让姜立南和徐寒梅有时候都觉得恍惚,像是又回到了十年前,自己家小闺女在外面闹腾的时候。

    无非是被告状的人从小河,美美变成了圆圆……

    没人的时候,老两口也忍不住悄悄感叹,觉得时间就是一个圆,转着转着就又转回去了。

    经过了最初的兴奋,大家全都发现这找房子搬家的事儿,实在是迫在眉睫。

    别的不说,美美把后院的房子占了,宁宁现在回来都只能在客厅里睡钢丝床。

    这大夏天的,实在是太不方便。

    姜晓菱把邵洋画的那张图照着画了一份拿给丈夫,然后就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他。

    而邵彦成并没有如她一般满城转悠,而是转头就去找了谢强。

    也不知道那两个人是怎么商量的,不过一周时间,邵彦成就回来跟姜晓菱说:“房子找到了,你有空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这速度,着实将姜晓菱给吓了一跳!

    她当即放下了手里的活儿,二话没说,和邵彦成一人骑了一辆自行车,就一起去了他说的那房子处。

    走近了姜晓菱才知道,原来丈夫找的地方就是在小学后面的那个巷子里。

    和最早谢强租来放小人书的那个院子离得很近,是斜对门。

    那是一个门脸儿不大的院子,进去之后却发现院子并不小。

    因为没有一点人气的缘故,看上去很有些空落落的。

    也不知道这院子有多久没有人住了,实在是有点旧。

    院两边的围墙都有些坍塌的地方,有几处红砖都脱落了,露着窟窿。

    而地上则长满了荒草。

    这房子所有的窗户都没有安玻璃,年久失修,糊窗的纸烂的一条一条。

    可除了破,这院子真没有什么其他大毛病。

    它一共有五间房子,正屋三间,东面还有两间。西面则空着一块儿空地,看得出当时是规划过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盖起来。

    “你看看行不行?要是行的话,回头我找人来修修。西边也可以利用起来,把厨房还有吃饭的地方全放到那边去。”

    邵彦成站在院中间,对妻子说道。

    “这是什么人的房子,位置这么好,怎么舍得卖掉?”姜晓菱并没有急于回答丈夫的话,而是反问道。

    “一对老夫妻的,说起来也是宁林的老户儿,之前我和谢强都还见过。老两口就一儿一女,女儿嫁了,儿子下乡在当地落户不回来了。老两口早好些年就投奔儿子去了,这房子空了挺久的。

    据说是他们儿子在乡下现在生活很好,还承包了一个鱼塘开始养鱼。老两口这是不准备回来了,就想把房子卖了,换点钱以后就跟着儿子过了。”

    听说是这个缘故,姜晓菱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那这房子要卖多少钱,说好了吗?”

    “一千块。”

    邵彦成说着,还往里面走了走。

    姜晓菱跟过去才发现,就在那些荒草丛里,居然还有一眼儿井。

    两人把上面挡着的石板搬开,发现那井甚至都没有干,里面还有水。

    “我就记得这儿有一个井。看着还行,这掏掏就能用。”邵彦成凑近看了一眼,说道。

    姜晓菱这下更满意了。

    她又将院子里里外外转了一遍,然后下定了决心:“买吧。这地方我还挺满意的。院子也就这样了,可这位置好。这儿离小学校这么近,俩孩子上学方便,离我们学校还有你们的班车点儿都近。就凭这一点儿,都值。”

    因为汽车厂大部分的员工现在都还是在市里面居住,所以现在厂里开始发班车。早晚各一趟,其中一个上车点儿就在小学校门口。

    如果搬到这边来,丈夫和父亲上班能少走好些路。光这一点儿,姜晓菱就觉得很划算。

    “爸妈的房子,我最近再看看。我和强子也说了,让他也帮咱们打听着,最好就在这附近。只是想还像以前一样门挨门可能不太容易了。”邵彦成又继续说道。

    “咱这房子也别修了,推了重建吧。”

    姜晓菱沉吟了一下,用手指了指那几间破房。

    “你看看这屋顶的瓦都快碎完了,窗户木头都朽了。里面什么样还不一定呢!这光修也得花不少钱,与其这样还不如推倒重建。

    到时候咱盖好一点儿,直接起个二层楼。这样爸妈,奶奶他们都可以先过来跟着咱们住。等找到合适的,到时候他们要是愿意搬也行,不愿意搬一直跟着咱们也行。你觉得呢?”

    虽然说是翁婿,可邵彦成从来都是把姜立南当做亲父亲一样敬重着的。对于姜家的其他人,他全当做一家人,没跟谁外气过。

    所以对于妻子提出的这个建议,他连考虑都没有多做考虑,就直接答应了。

    只是在点头之后,才又有了一点迟疑:“要是建两层楼,那可是要花不少钱的。想再留出来给爸妈他们另买院子,可能就不够了。

    我觉得这事儿不能咱俩一商量就定了,还是得回去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

    “嗐,你放心吧,这事说不说都行,他们准保答应。”姜晓菱笑着回答。

    果然如她说的,这事回去一说,全家人就没有不赞成的。

    一听说自己家里要起二层小楼,美美第一个拍手赞成。

    “这不就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嘛!姐,盖盖盖!等我再赚点钱,咱也装一个电话,咱也提前进入。”

    而宁宁也是大力支持。

    “姐,姐夫,你们别考虑我和大哥,我们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只要给我们俩留个能临时放折叠床的地方就行。别的不用管。”

    听弟弟这么说,姜晓菱真的是好气又好笑:“又胡说八道了。”

    “诶,姐,我还真不是胡说八道,我说真的。”宁宁回答的一本正经。

    他说:“这不是刚回来嘛,我还没来得及跟家里说。我本科上完还打算读研,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继续读下去。”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又看了看爸妈,这才继续说道:“我年之内肯定是回不来的,将来……什么情况还不好说。

    可不管怎么样,我和哥两个大男人,怎么也不能让姐妹帮我们买房子。这事儿我们肯定自己解决。

    所以,我赞成你们把房子建的好一些,这样能和爸妈还有奶奶一起住,互相有个照顾。我和哥在外面也安心一点。”

    可能是因为老人在,宁宁怕他们三个心里难受,所以话说得有点含糊。

    但姜晓菱和邵彦成还是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

    那就是,宁宁虽然才去了京市一年,却已经打定了主意,没准备再回来。

    其实,想想也能理解。

    小家伙现在考入的是全国最好的大学,先不说读不读研究生,就他现在毕业,也多得是单位排着队等着要。

    更不要说他还要继续深造,那更是前途广大。

    这种情况,那自然还是留在大城市,才能够接触更广阔的世界,学习更多的东西。

    她又由宁宁想到了小河。

    小河这辈子和上辈子一样,在他姐夫的监管之下,饱受摧残。

    可也因此考上了军校,现在已经是一名光荣的军官了。

    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如上辈子一样去了海边,而是回了云省。

    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他还没有找对象。可不管怎么样,姜晓菱心里明白,大弟弟回宁林落脚的可能性也已经没有多少。

    既然这样,她现在也觉得宁宁说得没错,她把房子建得好好的,把老人们安排好,其实也算是安了三个弟妹的心。

    决定做了,那自然是说干就干。

    趁邵彦成刚刚毕业,汽车厂给了他一个月的假期,加上宁宁也还在暑假中,家里有劳力。

    姜家以最快的速度将房子买了下来。

    在手续办完后的当天,就找了建筑队驻扎进去,开始了翻建的工程。

    这建筑队还是赵泉介绍的。

    随着老一辈的年龄大了,他们村的干部们全都换了人。

    这些年赵泉常年在外走动,见了不少市面,也认识了不少人。

    慢慢的,在村里也算是一个说得上话的人物了。

    于是上次村委会重新选举的时候,他差不多是以全票通过,当上了新的村长。

    这建筑队就是他们村子自己组织的。

    说起来这还是亏得赵泉的眼光好,敢想敢干。

    这边政策一有松动,他就第一时间在村子建了砖瓦厂。还从城里专门请了技术员,来厂里做专项指导。

    随着国家建设步入轨道,现在砖瓦多紧俏啊!

    砖瓦厂建起没有多久,厂门口就排起了长队。

    可以说,他们村子是紧随国家政策,以最快的速度富了起来。

    这还不算,砖瓦厂这边稳定下来之后,赵泉又在村里组织了一批能干的工匠建起了建筑队,专门在四邻八乡接盖房子这样的小工程。

    于是,又一批人紧跟着富了起来。

    现在赵泉他们村,那姑娘小伙儿全都变成了香饽饽。

    好些有姑娘的人家,都舍不得外嫁了。

    而别的村里,一听说哪家女孩儿嫁到了他们村,就没有人不羡慕的。

    有赵泉这层关系,建筑队的人干起活来,那肯定是又快又好。

    不仅如此,能省得钱也都尽可能的给他们都省了。

    但就算这样,没多久姜晓菱还是捉襟见肘,手里那差不多三千块的票子,也看着看着见了底儿。

    最后还是邵彦成去厂里借了一千块钱,说好了每个月从工资里扣,才算是缓解了这个难题。

    可不管怎么样,在九月初的时候,也就是宁宁还有两天就要返校时,房子终于盖好了。

    看着那又气派又敞亮的二层小楼,所有人都打心眼里高兴,只觉得之前的付出没有白费。

    将房子晾晒了一段时间,姜家的人是在十一前搬进的新房子。

    燎锅底的时候,他们请了最亲近的几家朋友。

    隔壁的谢家,张工一家,还有王瑾两口子全都来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姜家买了房,又重新把房子翻新了。可除了赵泉最初送建筑队过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其他人之前全都没有来过。

    赵泉房子建好后也没有看到过。

    所以,在看到着楼上楼下十几间的大瓦房,大家全都被震住了。

    谢壮张口就是一句:“爸,要不,咱也买个院儿吧?”

    一句话说地大家都笑了起来。

    姜晓菱心里一动,借着这个机会还真的游说起了这些好友。

    别人不知道,她心里可是知道后世那房子的价格有多离谱。

    而且她还知道这真的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儿。

    过了这一阵子,国家开始管控,就是想买也没有什么机会了。

    在她的游说下,虽然大家都没有表态,可明显能够看得出,很有几个人是真的心动了。

    搬到新房子之后,姜晓菱接连做了好几个晚上的梦。

    梦到的全都是这十几年,从有黑匣子至今经历过的那些事情。

    有她最初不知道怎么和家里说的为难,还有初和儿孙相遇时的欣喜。

    那些往事,一帧帧,一幕幕,全都如电影般在她的梦中一一重现。

    连一些她曾经以为都忘记了的事情,也清晰的回放了出来。

    醒来后,姜晓菱忍不住的恍惚,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沉重。

    以至于连邵彦成都看出来了。

    这一天早上,在姜晓菱睡醒后又一次沉默的坐在床边发愣的时候,他终于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将她叫醒。

    问道:“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姜晓菱抬起头,盯着丈夫愣怔了半天,才慢慢的说了一句:“彦成,我那仓库里还存着两辆汽车呢,你没有忘吧?”

    “没。”邵彦成皱了皱眉,语气里带出了不解:“怎么大早上的,想起来说这个了?”

    姜晓菱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了自己之前的话。

    她说:“我想把它们拿出来,尽快。”

    然后她拉住了丈夫的手:“你想想办法,越快越好。我觉得……就十一吧!”

    邵彦成望着妻子,直觉她心里肯定有什么事儿,可她既然不说,他也不想追问。

    他点了点头:“好,我来想办法。”

    丈夫没有追问,姜晓菱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是她不说,是……她很害怕说出来会成了真。

    虽然梦里也没得到什么警示,可是她就是觉得这是黑匣子在告诉她,让她尽快把未了的事情做完,别给自己留遗憾。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这一天一大早姜晓菱就将一家子人全都叫到了一起。

    连准备出门去开店的美美都被她给抓住,非要让全家人跟她一起去照相馆照全家福。

    全家人都闹不明白她这是闹得哪一出?

    “哎呀,姐,今天是周末,是我生意最好的时候。这会儿照什么相啊?咱家不是每年过年的时候照全家福吗,这才十月份!等过年再说啊,我先走。”

    美美被姜晓菱抓着,急得哇哇叫,可她丝毫不为所动。

    “店晚点开少赚不了多少钱,你老老实实跟我去,别闹腾!”

    她说完,警告的瞪了妹妹一眼,又跑过去扶奶奶上车。

    这个时候,城市里有钱的家庭已经有人开始买摩托车了。

    可美美另辟蹊径,却买了一个机动三轮车。

    这样她拉货方便,而家里有时候带老太太出去遛弯,也方便很多。

    虽然他们一家子已经从家属院搬出来了,可毕竟在那里住了十几年。

    特别是老太太还有徐寒梅,所有的朋友,玩伴儿都在那里。

    这婆媳俩三不五时的,就会惦记想回去看看。

    现在有了美美的机动三轮车,只要她们想去了,和家里谁说一声,也都会有人专门送她们一趟。

    所以,这日子也过得悠闲得紧。

    全家人都不明白姜晓菱这是抽的什么疯?怎么好好的,忽然就要照什么全家福?

    只有邵彦成影影绰绰猜出来了一点。

    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去照相馆之后,先去柜台打了个招呼。

    直接在里面押了一百块钱,说别管照多少,照完一块儿算。

    所以,那天他们全家人都照了好些的照片,可以说从老到小,一辈子加起来都没有这一天照的多。

    不仅照了全家福,还都照了单人的,几个小的,还有几位老人,又全都组合,照了好几组。

    姜立南和徐寒梅虽然嘴里一直在念叨太败家,太浪费,可有女婿纵着,倒也都没有阻止。

    他们夫妻俩其实也觉得多照一些也行。

    毕竟母亲年岁大了,虽然现在看上去身体还硬朗,可老人家的身体怎么说呢?

    万一哪一天说躺倒可能就起不来了。

    趁老人现在还有劲儿,有精神头,留点念想也是好的。

    可姜晓菱现在其实还真没想那么远。

    比起想奶奶的身体,她现在更想早一点把照片给儿子寄过去。

    至少让他们一家子,还有小河能再看看这边家人的模样,也给他们留点念想。

    儿子那边其实也经常给姜晓菱寄照片。

    有他们的,还有洋洋和蔓蔓的,后来还有郑翔宇以及洋洋爱人的。

    当然,还有小凡凡的。

    可是那些照片只能姜晓菱一个人看,她从来都没有办法把它们从黑匣子里拿出来。

    而她也知道,她寄过去的那些全家福,还有圆圆,庆庆的照片,儿子他们也只能在电脑上看,想打印或者从电脑上导出去,都是不可以的。

    所以,她想早一点将今年的照片拍下来让他们看到。

    哪怕留不下影像,能留下记忆也是好的吧?

    照片洗出来之后,姜晓菱就将他们全都寄了一份给邵国庆。

    而邵国庆也告诉了她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小河过国庆的时候,会和老伴一起再来宁林。

    小河他们两口子之前在宁林住了好长一段时间。如果姜晓菱没有记错的话,他们是才被儿女接回去,根本没有几天。

    现在听说他们又要来,姜晓菱就知道,她担心的事儿可能真的要发生了。

    儿子那边一定也是得到了什么警示,所以他通知了舅舅。

    可是他却不肯和自己说明。

    知道儿子这是怕自己知道了心里难受,姜晓菱也没有多问,只是又跟儿子说了好些家里的趣事。

    隔着一个网络,母子俩都在尽自己最大努力,为对方带去开心。

    第二天晚上,邵彦成回来的很晚,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台他借的海鸥照相机。

    这东西在这时候可实在是太金贵了。

    别说家庭中很少见,就是像汽车厂这样的大厂,两个厂的宣传科也才只有一台。

    平时即便宣传干事们要用,也都得专门写申请报批。

    “明天咱们把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拍下来。再回家属院,把那边也拍一下。”

    邵彦成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显摆的在姜晓菱面前晃了晃:“我整了一整卷胶卷。”

    姜晓菱的眼眶一下子就酸了,她知道丈夫应该是全知道了。

    第二天,他们两口子难得的全都请了一天假。

    两个人先把家里都拍了,然后又跑到老房子,把小河,国庆可能有记忆的地方也都给拍了一个遍。

    然后又去了他们曾经上过的学校,去过的街道……

    一直到下午,将整整一卷胶卷全都拍完才罢了休。

    那天晚上,邵彦成跑出去差不多半夜才回来,回来后将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了妻子,立刻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明显是累得不轻。

    姜晓菱将信封打开,把里面的照片一张一张拿出来翻看着,时不时的露出会心的一笑。

    她重新去了仓库,将那些照片也都给儿子寄了过去。

    姜晓菱是在半夜的时候被丈夫给推醒的。

    醒来后,两个人默默的穿好衣服,一起悄悄的走出了家门。

    这一次他们没有再去汽车厂,而是选择了人民医院后广场的位置。

    那里以前是一片荒地,现在已经被重新规划,在建宁林第一个自由市场。

    虽然还没有完全建好,可已经初现雏形,最中间的那个大广场地面已经铺平了。

    这是他们两口子昨天满市里转着照相的时候临时选定的地方。

    二人一致认为这里很合适。

    首先它有一个大广场,可以让姜晓菱一下子将那两辆车都拿出来。

    再来它还是工地,晚上并没有人施工,被人发现的机会很小。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里平日里人流量大,有工人,有路人,还有医院的医生病人也会在附近经过。

    所以即便真被谁看到从这儿经过,也不会在意,更不会关注。

    总比再往汽车厂放一回来得稳妥。

    再往那儿放一次,就真的是给王厂长找麻烦了。

    果然如同他们两个事先想的一样,这次计划实施起来很是顺利。

    姜晓菱几乎没费什么事就将那两辆在她的仓库中放了很多年的车给拿了出来,放在了广场中央最显眼的地方。

    想来,明天一大早,那些来上工的工人们应该第一时间就能看到它们吧?

    放下了车子,也放下了心里最大的负担,回到家后姜晓菱好好的睡了一觉。

    这一觉她睡得很是踏实,在梦里又一次见到了她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亲人。

    她看到儿子将孙子还有孙女都叫了回去。

    还看到弟弟小河和弟妹也待在那个房间里。

    他们一起打开了电脑,看她寄过去的那些照片。

    他们围拢着庆庆,凑在电脑跟前,边看边笑,嘴里还不停的诉说着。

    虽然她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可是也能够感觉得到,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看了她刚寄过去的那些照片之后,他们又将收件箱打开,一封一封的阅读着他们之间曾经往来的那些信件。

    他们看着,读着,笑着……后来一个个眼角都沁出了泪花。

    姜晓菱皱了皱眉,想跟他们说:“不要哭呀,笑多好看。”

    可是她却张不开嘴。

    她静静的看着,看着她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亲人们,慢慢抹去泪水,唇角重新扬起了笑。

    再然后,他们全都直起身子,抬起了眼,将目光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她听到儿子庆庆温柔的对她说:“妈妈,要幸福呀!”

    然后是小河,还有蔓蔓,洋洋……

    他们全都看着她,对她招手,笑着大声的对她说:“要幸福呀!要全家人在一起,长长久久的幸福呀!”

    姜晓菱冲着他们微微笑。

    她也抬起了手,冲着他们摇了摇。

    然后大声回答:“会幸福的!我们都会永远幸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