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穿越小说 > 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 > 第544章
    楚涵点了点头。

    看了眼被云海踩在脚下不断挣扎的郑清巍,同琰华道:“郑大人也只是被伤心冲昏了头脑,想必不是有心冲撞郡君,不如还是让郑大人起来说话吧!”

    琰华目光在人群之后被阳光晒的白茫茫的街道,空荡荡的。

    “问案不急。”掸了掸膝头,打断了楚涵的话,嘴角扬起的笑色,寡淡而寒烈:“郑大人身为朝廷官员,对律法应该知之甚深,却依然对郡君口出不敬,呈口舌之快,泄私愤,甚至意图挑起百姓对楚大人的偏见。那么,二殿下自然有资格光明正大教训他。二位放心,殿下手下自有分寸。”

    他身为朝廷命官,行走在文华殿和翰林院,不方便亲自出手打人,又不是没人可以代劳了。

    郑家非要把脸送上来,他还需客气么?

    楚涵哪里料到这个看着万事不在意的外甥女婿竟然这么的……强硬?!

    “……”

    不过能维护老婆自然是不会错的,遥遥好福气!

    肖让右眉梢微微挑起的弧度似乎好无语:“……”现在是讨论有没有分寸的时候吗?不是应该先问案子吗?把同僚按在地上打,真的好吗?

    就算查清与郡君无关,这仇也算彻底结下了吧?

    肖让看着无波无澜的琰华,蓦然间目色一动。

    结仇?

    他是魏国公看重的人,晓得事情自然比一般人要多谢,微微一思忖,仿佛明白了什么,脚步微微后退了一些,抱着剑开始看戏。

    这仇结的,就挺好。

    他身后巡防营的将士就表示看不懂了:“……”几个意思?

    云海居高临下睇着郑清巍:“以为跟我李家沾了点儿关系,以为那德妃给皇帝生了个儿子就能在京中称大王了?还没从我皇兄手里把储君之位抢走呢!这么着急着出来唱大戏了?想去皇帝面前闹是么!”

    他嘴角扬起的弧度越来越大,眼底的不屑与怒意亦是越发浓烈:“闹啊!我还怕你这堆烂肉不成!”

    郑清巍知道云海大闹过袁家,却没想这人竟是个疯子,当街就敢对朝廷命官动手!

    可此刻他亦是清晰的从他和姜琰华的眼底看到了不死不休之意,心底说不慌,那是不可能的!

    正当郑清巍的难堪与骄傲无处安放时,一声威势沉沉的语调从人群里来,给他的难堪带来一丝强硬的希望。

    “还请殿下手下留情!”

    琰华微微抬了抬眼帘看过去,来的是郑家的家主郑弘辜。

    他是位列三孤的从一品少师,有官有职的自是要起身行礼了。

    云海缓缓侧首乜了他一眼,扬眉讥诮道:“我当是谁呢,原是先帝爷身边儿伺候多年的郑少师啊!”

    郑清巍挣扎着想老父亲求救:“父亲……”

    郑弘辜见次子如此狼狈的被人踩在脚底下,深不见底的眸光闪过一抹古井幽晃的细碎光影,却依然不动声色。

    同云海行了礼,只厉声斥道:“住口!时延新丧,你这个做父亲的不在家里妥善处置丧事,跑来搅扰楚大人办案!不知轻重,还哪有一点为官为父的样子!”

    云海一把揪住郑清巍的衣领,狠狠拽起来:“还是少师大人懂得为人处世的道理啊!”

    可郑清巍的胸膛还被他踩着,脊骨躬起的弧度便带着断裂的痛感,额角迅速沁出冷汗,慢慢洇进了发鬓间,没说一个字都带着剧烈的缠斗:“殿下已经当众打了微臣,还想如何……”

    郑清巍痛苦的表情似乎取悦了云海。

    他阖眸而扬眉,轻快道:“郑少师啊郑少师,你说你这么多学问装进肚子里,有什么用,到头来竟生出个不会说人话的畜生来。不如您老来评评理,辱骂郡君,这一顿打该是不该呢?”

    众人无语:“……”你还骂了人家满门女眷是娼妇呢!

    不过没人敢说出口。

    他是皇子可以肆无忌惮骂臣子生出个畜生,臣民难不成骂皇帝出个畜生?

    那皇帝是什么?

    又不是不要脑袋了!

    郑弘辜如何不知这位爷有帝后几乎赎罪一般的纵容,在京中简直就是另一个慎亲王啊!

    偏他混迹市井,对百姓一向友好,回归皇室后给一堆人讨了封诰封赏,还让皇帝给京中百姓免了一年的赋税以示庆贺。

    话、他也听得明白了,是自己儿子先口出不敬的,若是这时候去状告他一个仗势欺人,或许百姓还会第一个跳出来骂状告之人欺人太甚了!

    跟这种人去硬碰硬,才是最不明智的。

    更重要的是,他看得出来若是里边儿那位不肯松口,李云海是万不肯罢休的。

    又道了一声“殿下恕罪”,便转向了门口的琰华,客气一礼,方慢慢道:“姜世子原宥,都是小儿失礼,老朽代他向郡君致歉,还请姜世子看在他痛失嫡长子、伤心昏了头脑的份上,还请高抬贵手。”

    “一切还是以查案为重,终究楚大人也是背负了不小的压力,若是能早一些破案,也好让事情得到平息,你说是不是?”

    他这话说得十分客气,却也厉害,让人听着仿佛是一心一意为着同僚考量打算,实则一字一句都在威胁。

    不得不说,狐狸堆里混迹的就是不一样。

    郑家若是多两个这种城府的郎君,也不至于就这样被人装进套里了!

    琰华接着侧身避开的动作,又坐了回去,低叹道:“少师大人言重了。郑大人急于找出凶手的心情我们都明白,这也是大家所想的。”话锋一转,“查案子是重要,为的是给死去的人讨回一个公道。可我想着,活着的人的公道也很重要,您说是不是?”

    一把长须的老大夫点头道:“死者已矣,所有的公道也不过是交代给活人的。人活为着一口气,若是生死有冲突,自然是先给活人一个交代。”

    琰华起身一揖:“感谢您的公道话!”

    云海又施力将他往上拽了一把,几乎要把他的背脊骨给折断了:“给我阿姐道歉!道歉!”

    郑清巍不是十几二十虽的小年轻,可以把脸面放在一边。

    他在朝中也混迹了十多年,有这地位尊崇的父亲,又有生有皇子的妹妹,一向傲气,今日死了嫡长子,又被人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一口气憋在心口恨不能杀人泄愤,哪里还肯拉下脸去道歉。

    即便痛的冷汗直流,也不肯轻易松口:“殿下不顾身份当众殴打臣子,威胁臣子给一个嫌犯道歉,即便你出身皇室,身份尊贵,也没有这样的道理!”

    “不肯啊!”云海浑不在意他的讥讽,轻轻一笑:“那看来你们郑家真是没廉耻的,也无所谓别人怎么骂你们了是么!我这个皇子是市井出来的,是混混!骂人的话我可以从你妻女、父母开始,骂到你十八辈祖宗都不带重样的。”

    “郑弘辜,你说,我从哪个开始骂呢!”

    琰华嘴角挑起一抹笑纹,似冰面上被阳光罩住的寒气,有薄薄的影子:“少师大人,您也看到了,我不过是为郡君讨要个道歉,可如今是郑大人同我们过不去啊!您也知道,殿下自小长在市井间,脾气一向不大好,偏又重情义……他要为自己姐姐讨公道,我一介臣子,又能置喙什么呢?”

    郑弘辜好歹在朝五十年了,何曾被人这样下过面子,但面孔上是半分不显。

    俨然一位懂道理且无奈的好官员、好父亲。

    心下又不免觉得奇怪,为何这几个人一直绕着此事不放,仿佛也一点也在乎同僚门庭间的来往脸面?

    莫不是背后在施什么手脚不成!

    可他们不肯松口,便只能一直纠缠下去,暗红色的唇用力一抿,厉声道:“对郡君不敬你还有理了,还不快道歉!时延尸骨未寒,你不思赶紧找出真凶,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