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穿越成了沈万三 > 第二卷:初建基,陆赠财。 第79章:会合。
    晌午十分,泰州的街道上逐渐热闹起来,贩们的叫卖声和刚出锅的吃的香味,充斥在每个角。饭店酒馆的二在门口热情的招呼着过往的行人,为店里拉着生意。

    一个看上去颇有规模的酒楼门口进进出出的食客络绎不绝,看上去生意十分红火。店里的活计虽多,但是每个人手头都有活,在桌椅之中泥鳅一样来回穿梭,即不能影响客人们吃饭,又要动作麻利不耽误时间,显然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

    二楼靠窗的一个桌子上,两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相对而坐,二人并没有话,只是一个透过窗户看着街上来往的行人,一个若有所思的低头喝着茶水。

    “二位客官楼上请!”楼下传来二热情的迎客声。

    随后木质楼梯一阵响动,二领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走上二楼。

    喝茶的汉子顺声看去,只见少年面容清秀,一身黑色的绸缎衣服,用金色丝线绣着花鸟,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而少女的容貌更是极其秀美,一身青白色的衣裙更显得她高贵但不庸俗的气质,尤其是少女佩戴的蓝宝石首饰,可称的上是难得一见的珍宝,从少女手腕上带着的一对琉璃手镯,可以看出她似乎和宫里有些渊源。

    少年也正在四处打量着,好像是在选择坐在什么位置,当二人目光相碰之时,汉子表情猛然一滞,可是少年却很是自然的指着另外一个靠窗的桌子对着二道:

    “我们就坐在哪儿了。”

    二连忙满脸带笑的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道:

    “一看客官就是吃过见过的主儿,这张桌子即安静,风景还好。”走到桌边还麻利的用抹布擦了擦本就很干净的桌椅。

    少年满意的点了点头,当先坐在了和汉子背靠背的椅子上道:

    “你好就好,把你们店招牌的肉菜来两个,素菜来两个,再来一壶好酒,其他的你看着办。”

    完从怀里掏出一块银子放在桌子上。

    “好嘞,客官您稍等,这些银子用不了,先给您压柜上,我这就让人给您上茶,您先喝着。”二拿起银子殷勤的道。

    少年点了点头,没再话,而是微笑的看向对面的美貌少女。

    二自然很识趣,一声不响的离开了。等他刚刚下楼,少年背后的汉子将目光从窗外收回,直起身子向后靠了靠,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道:

    “万三贤弟你可来了,这两天我们哥俩可是天天来这里等你啊。”

    沈万三依然保持着微笑的表情,看着对面的琉璃道:

    “辛苦士诚大哥了,路上有些事情耽误了,这两天你们的花销算我的。你这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张士诚压低声音但是脸上却有了一丝笑容道:

    “还是万三贤弟痛快!我这边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现在东风也来了就什么都不差了。”

    沈万三道:

    “那就好!还有什么事儿吗?”

    张士诚道:

    “此处并非讲话之所,今夜亥时我会在去往白驹场的官道上等着贤弟,到时候咱们再细。”

    完有看向窗外,对着街道上微不可查的摆了摆手,几个在摊前看热闹的壮汉便混入在来往的行人之中离开了。

    二上菜的时候只看见二楼的两桌客人都各自笑,很是热闹。

    -------------------------------------

    亥时,沈万三和琉璃都换上了黑色衣裤和披风,头上戴着黑色的斗笠,骑着马疾驰在去往白驹场的官道之上。

    就在快要到达子时的时候,终于看到六个人骑着马站在道旁,向他们挥手。

    以沈万三的眼力就算他们不打招呼也能看出是张士诚等人,所以提前便将马匹的速度降了下来,稳稳的停在了几人面前。

    沈万三率先下马对着张士诚一抱拳道:

    “白天多有不便,大哥在上,请受弟一拜。”完给张士诚鞠了一躬。

    琉璃也跟着沈万三礼貌的给张士诚施了一礼道:

    “张大哥,琉璃这厢有礼了。”

    张士诚连忙大笑着跳下马来,伸手搀起沈万三道:

    “贤弟快快起来,琉璃姑娘多礼了。”

    这些年来沈万三对张士诚极其信任,只要是沈家的货物全都教给张士诚去运送,而张士诚也不负所托,将黑白两道都搭理的井井有条,从来不让沈万三有一点操心,再加上沈万三对他有救命之恩,就对沈家的事更加上心了,渐渐的两人之间从合作关系慢慢变成了兄弟感情。

    而这次起事也是因为张士诚的发,同为盐民的李伯升的亲妹妹被横行乡里多年的恶盐官丘义霸占,张士诚就想给李伯升出头,杀掉丘义,也算给盐民们除掉一个祸害。

    没想到跟沈万三商量此事时,沈万三却拦住了他,并且告诉他杀一个丘义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以后还会有无数个“丘义”出来欺负百姓,现在只能忍辱负重,积攒力量,一举推翻元朝的统治才能救天下百姓于水火。

    如果张士诚现在为了一时之气杀掉丘义,不但会连累一家老,也会错过将来起义灭元的大好机会。

    而事实证明沈万三并不是在大话,这些年来,沈万三一方面乐善好施赢得了百姓和官府的良好口碑,也结交的不少达官贵人;另一方面拿出大量的真金白银,让张士诚暗中积蓄力量,置办兵器,囤积粮草。他们两个人一明一暗,已经做好了起义前所有的准备,只是还差一个起义的时机。

    而现在则是沈万三口中的最好时机,虽然很多人都不这么觉得,认为现在不像前两年,朝廷还没有反应过来,全国各地就都揭竿起义,起义军遍地开花。

    而现在朝廷已经开始重视起义军的严重性了,各地官府也开始联合地主富户组织官兵和地主武装联合镇压起义军。在这种情况之下不光的起义军,就连有些中大规模的起义军都开始土崩瓦解了,有些侥幸没被消灭的起义军不是被诏安就是投降要么就是就地解散,各地的起义军开始隐隐有些销声匿迹的苗头了。

    再加上有风声传出,朝廷要派当朝丞相脱脱亲自挂帅,带领一百万精兵镇压起义。这让各地还在坚持的起义军更加军心动摇了。

    可是沈万三却不这么觉得,他认为初期大大的起义军之所以短命,是因为他们没有明确的目标,多半是怀着趁火打劫的心思才举旗造反的,反正也都活不下去了,能拿多少算多少,能活一天算一天。甚至有些队伍为了抢劫更加名目仗胆,还喊出了劫富济贫的口号,这才让各地的地主富商主动出钱,组织地方武装帮助朝廷镇压起义。

    打仗是打什么?打仗就是打钱啊,朝廷在起义初期没有铁腕镇压,多半也是因为缺钱的原因。而地主富商们为了避免自己的财物被洗劫一空,所以甘心出血,资助朝廷出兵镇压,这才有了后来脱脱带百万雄兵镇压起义的消息,这不见得是空穴来风。

    而那些有着明确目标或者信仰的起义军不但没有被镇压,反倒是越做越大,人数上也已经达到了叹为观止的地步。

    所以沈万三才觉得现在正是起义的好时机,即减少了和其他起义军为抢地盘而起的无谓争斗,又有各大起义军的正面掩护,在元朝的钱袋子--江浙行省上突然点一把火,才真的是给元朝朝廷一个措手不及,胜算才能变大,起义才能成功。

    当沈万三这番理论出来之后,让这帮每天喊着号子拉着纤绳的盐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

    张士诚兄弟们和带头的几个盐民当场就表示同意,还推举沈万三做起义军的首领,日后要是起义成功沈万三就是皇上。

    沈万三则是拒绝了,原因是现在只考虑到了起义的问题,如果暴露了他的身份,以后大家就没有退路了。

    日后若是起义失败,还可以有条后路,而经商行船就是最好的掩护。

    若是起义成功了,他凭借着商人的身份还可以在明年上活动,为起义军打探消息,让起义军事事占得先机。

    所有的这些事情加到一起之后,让大家对沈万三更加信服,才有了今天的碰面。

    只要他们上了马,即是去往白驹场,也是去往一条非死即贵的道路,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

    就算是沈万三和张士诚表面上谈笑风生,但是心理一样忐忑不安。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琉璃,她是打心眼里开心,甚至还有一些激动。

    在她心里,是真的感觉自己又有了质的提升。从要饭到偷盗,而现在却是直接跳过了很多门槛,直接到了造反的境界,这让她脑中想到了一个成语“人往高处走”,她感觉这个词十分适合现在的自己。

    琉璃自我陶醉着,脸上不经意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这将旁边的几个老爷们都被迷的些神魂颠倒。

    只有熟悉琉璃的沈万三看的出来,虽然不确定,可这个思维活跃的丫头的脑子里一定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