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人生重启二十年 > 第2432章 谁也别埋怨谁不善良
    赵长安倒了临安,就和党怀风打了一个电话,说是方便不方便到他家拜年。

    党怀风自然说欢迎,家里就他和女儿小颖,过来了热闹。

    隋长虹今天有事不在临安,可党怀风和党晨颖在,过了这么久,党晨颖再见到赵长安,脸上的神情虽然还是有点羞涩,不过已经好了很多,能够和赵长安进行一些小学教育上的聊天,并且两人还一起给蒙学栋打电话,聊了十几分钟。

    蒙学栋邀请党晨颖到哥谭市去玩儿,看着她有点胆怯又跃跃欲试的模样,赵长安就说等到夏天党晨颖放暑假,要是有时间他俩一起过去。

    在苏地正式进入和绿园的并入进程以后,党晨颖就离开了苏地,回到临安在小学教书,带一年级的数学课。

    而那所学校正巧是乔小宝上的那个学校,乔小宝也在上一年级,赵长安打电话问了薛云珠,乔小宝在六班上,而党晨颖教的是三,十,十一这三个班。

    和党晨颖现在的兴趣不一样的是,党怀风则是喜欢探讨一些国内外的经济层面的事情,在谈话过程中,赵长安敏锐的发觉他话里面的一些观点,尤其是对私营企业的帮扶和纠偏,在临安出台的一系列对私营企业的管理上面都可以看到,很显然隋长虹和党怀风之间也不像外面说的那样,一个女强人和老学究的结合。

    更像是一個女强人和她的智囊的相互互补。

    做饭的时候,赵长安没让党怀风下厨,而是坚持由他这个晚辈动手,吃饭的时候党怀风自己都自认厨艺水平比不上赵长安。

    赵长安在党怀风家里并没有呆多长时间,吃过晚饭以后党晨颖抢着赵长安洗了碗,他就和党怀风喝了杯茶说了一会儿话就告辞离开。

    到了薛云珠住的小区附近,和她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地点。

    在路灯的晕光里,赵长安看到薛云珠穿着牛仔裤显出修长的腿,长发飘飘,小脸莹白,挎着一个小坤包走过来,就觉得他这一辈子作为一个男人,环肥燕瘦都玩过,总没算白活。

    ——

    “其实你也不是一个好人。”

    王颖幽幽的说到,声音沙哑:“我和松林好心好意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却让小曦觉得我们伤害了她,可到最后你却是那个一箭双雕的渔夫。”

    在窗外的月光里,赵长安点了一支烟,坐在窗前的单人沙发上,喝着热茶水,没有搭理王颖,他要的是她的身体又不是她的心,更不在乎她恨不恨,服气不服气。

    而且到现在王颖还是不明白,今天的郑曦被她夫妇阴的已经黑化。

    她认为现在许松林已经掉进去了,没有个几年别想出来,而她全家也躲债逃离了家乡,被害得有家不能回,而且儿子的上学也成了问题。

    自己和许松林欠郑曦的早已经加倍的报应了,而她郑曦又没有损失过什么。

    这也是为什么这次王颖还觉得自己有脸来寻求郑曦的帮助,她认为以着郑曦的善良一定会原谅她和许松林的好意,帮助许松林脱困。

    最不济郑曦这个当干妈的,也不能看着她的干儿子没有学上。

    “当年我和小曦情同姐妹,”

    王颖软绵绵的躺在床上,眼睛里面还有着泪水,脸颊上面残留着泪痕,枕头也被眼泪打湿了一大片。

    “情同姐妹,你俩还是同道中人,情比金坚啊!”

    赵长安的话里面,充满了嘲讽。

    王颖当然听出来了赵长安话里面的嘲讽,继续说道:“本来我和松林已经是情投意合,不过学校里面不允许谈恋爱,再加上我俩都是农村出来的穷苦孩子,思想守旧,觉得谈恋爱传出去很羞人,就一直没有往外说。

    有一天,小曦跟我说她喜欢松林,没有他简直就活不下去。为了成全小曦,我痛苦的选择了和松林分手。这里面不仅仅是为了小曦,也是为了松林,我知道他有着远大的理想,可像我们这种普通一本师范学院,毕业以后哪有什么远大的前程,最有可能的就是没权没势没人帮忙,回到家乡的县城接受分配安排,运气好一点的能进一个重点高中当一个老师,一辈子的顶端就是能当一个副科级的校长,运气不好进了普通高中或者初中,没权没势,更加难实现他的理想。

    松林和小曦在一起以后,也很痛苦,一边是小曦的父母看他的眼神,对他像是一个倒插门的佣人一样呼来喝去,一边是觉得愧对我。结果一天我们喝醉了,相拥而涕,情不自禁的铸成了大错。

    可这些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取代小曦,顶着一个没有名分,被人在背后耻笑,连累着儿子,那一次老师布置作业,作文的题目是‘我的爸爸’,儿子交了白卷。

    我听老师说儿子的作文交了白卷,气的回去不问清楚就打他,直到看到了卷子,才知道是我错怪了儿子,我们娘儿俩抱着哭。

    可即使这样,我也没有想过一点要破坏我的好姐妹小曦的婚姻,只能含着苦楚和儿子一起默默的忍受。”

    说到这里,王颖再也忍不住了,再一次的失声痛哭,梨花带雨,肤白如雪,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看的赵长安顿时又来了兴趣,——

    赵长安开了两间房间,尽兴了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之所以这样,除了他的包里有着不足为奇的几万块钱,更重要的是,他的手机,银行卡,宝石首饰,以及一些重要的文件。

    他总不能洗澡的时候,也把这么大的一个包带到卫生间。

    可不洗澡,他今天一天都没有洗澡,和薛云珠,王颖也都是坦诚的深入交流,不洗肯定不舒服。

    洗了澡以后,赵长安没有睡意,就坐在窗户边的沙发上望着窗外的月色。

    王颖的话,之前就哭哭啼啼的跟郑曦说过一遍,虽然不是原来的话,不过话里面的意思大同小异。

    她自认为能感动郑曦,结果郑曦却对她提出来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

    现在在王颖看来,这就已经是郑曦报复的极限。

    她却不知道郑曦现在和夏文卓搅在一起,她的这个要求,只不过是她开始报复的第一步。

    先打破王颖这个女人廉耻的外壳,虽然在赵长安看来,王颖这个女人哪有什么廉耻。

    下一步将会一步一步的让王颖朝着更深的深渊沉沦,才是郑曦真正的报复。

    这个世界,鳄鱼吃小动物会流下眼泪,可别说什么善良,所以鳄鱼总不能因为它吃别的小动物的时候流了眼泪,别人就不能朝它祭起屠刀。

    既然都掉进了大酱缸,那么就各凭本身,愿赌服输,谁也别埋怨谁不善良,不是一个好人。

    本章完

    &n    &n</p>

    yj    &n&nshu</p>

    kanshuba      h      biquh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