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螳螂捕蝉还是菜鸡互啄(1 / 4)

伟人曾有一句名言说得好,很多时候战争的结局在开始之前就已经注定了。

虽然很多人或许并没有听过这句话,但是并不妨碍那些饱经战事的人们获得类似的经验和教训。但凡一个经验丰富的将领都明白这么一个道理,战前的准备越充分,获得胜利的几率也就越大。

故而当一个人类王国或者城邦想要发动战争的时候,那么战争开始前的准备工作一般都会比较繁琐。

不过来自散提尔堡的军队却打破了这一常规。他们几乎在没有做任何战前准备的情况下,便直接发兵渡过泰莎河,沿着横贯谷地的北方大道一路长驱直入,沿途几乎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征服了不怎么恭顺的俞拉斯和福恩拉。

这两座城市曾经归属远山城和阴影谷,也是两大城邦与散提尔堡拉锯战的最前沿。

散提尔堡的军队的首领是一个叫做坦帕斯·布来克索恩的邪恶法师或者说牧师,他的名声并不为大部分阴影谷乃至散提尔堡的人所知,他之所以能统领散提尔堡的军队,原因在于他的主人是一个真正的神——黑暗之王班恩。

凡人时代的班恩或许是一个合格的君王和统帅,但是成为神明的她已经遗忘了曾经属于凡人战争的禁忌,或者说她并没有遗忘,她只是对此不屑一顾。

神岂会在意蝼蚁的死活!

散提尔堡的士兵一路行军很是艰苦,武器和铠甲且不说足不足,至少用于攻城掠地的战争机械那绝对是短缺的很,粮草补给更是供不上趟,如果他们不是在俞拉斯和福恩拉掠夺了一番,甚至可能早就饿着肚子赶路了。

不过士兵们的士气倒是还能稍微维持一下,至少跟随一个真正的神进攻阴影谷,在大部分凡人看来这完全就是十拿九稳的胜利。

你阴影谷的大贤者再牛逼也只是一个凡人,你银发姐妹再张狂也只是另一个神的门下走狗,而且你们的神还在众目睽睽之下陨落了,看你们这群河沟里的泥鳅还如何翻身。

嗯,胜负已定啊!

实际上散提尔堡的士兵之所明知道补给不足也不担心,却是因为他们都知道阴影谷的富足是出了名的,随便找个农庄村舍掠夺一下,就足以获得一大堆上等粮食米麦作为吃食。

不过当这些由人类和兽人组成的混合军队冲进了阴影谷的外围,准备大肆杀戮并掳掠一番的时候,却发现等待他们的只是满地的废墟,还有未曾散去的怪物群。

这是一个悲剧,而更令散提尔堡人悲伤的是,他们与怪物狠狠的打了一架,然后一部分怪物被收编了,他们还得把自己仅剩不多的食物挤出一部分来,分给那些投降的兽人和豺狼人。

然后更多的怪物选择了投降散提尔堡人,这导致散提尔堡的大军在进入阴影谷的第二天,几乎一下子膨胀了好几倍。

藏在军队中的神班恩和她的仆从布来克索恩对此非常满意,而她和他却未曾注意到,那些士兵已经开始将死去的怪物的尸体切割开烤着吃——这支军队的后勤补给已经完全崩溃了。

而阴影谷的城墙和天然的护城河,却足以让这支没有做任何攻城准备的乌合之众束手无策。

当然这是来自威廉的判断,他和他的人躲在守望者之丘上,偷偷的观望着下面的战事。蜜露娜的魔法让威廉的眼睛可以像戴了望远镜的鹰眼一样,将远处的每一个细节都能清清楚楚的看个分明。

————————————防盗线————————————

伟人曾有一句名言说得好,很多时候战争的结局在开始之前就已经注定了。

虽然很多人或许并没有听过这句话,但是并不妨碍那些饱经战事的人们获得类似的经验和教训。但凡一个经验丰富的将领都明白这么一个道理,战前的准备越充分,获得胜利的几率也就越大。

故而当一个人类王国或者城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