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科幻小说 > 陋俗之婚闹 > 第1617章 我乃张晨是也(大结局)
    原来圣境就是这般威能,本以为他到达了圣境,可现在看来,他距离圣境还是极远。

    这种操控天下灵气,他又如何能比。

    不过他心里面清楚,现在想走已经是不可能了。

    “我到要看看,我距离圣境还差几步!”魔尊道,全身魔气快速涌起,魔气涌入的速度极快,眨眼睛的功夫魔气已经凝结而出。

    滚滚魔气遍布天穹,这些浩瀚的魔气仿佛从深渊涌出,地面不停颤抖,有些山峦破碎,轰隆轰隆的声响响彻而起。

    这股浩瀚魔气形成了可怕之力,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法则,犹如一座大山,朝着四周压来,仿佛要压碎万物。

    魔尊仿佛要融入这天地,融入法则之内,随着轰隆两掌,天色大变,噼里啪啦的雷电狠狠冲击四方。

    大地颤抖,狂风呼啸。

    而魔尊释放出来了一股天下威能,狠狠压来下去。

    他乃魔尊,更加肯定他是无人能敌。

    这两掌仿佛要把天地撕裂。

    我抬头朝着头顶看去,两个巨掌压来。

    随着巨掌压来还带来了很多强横的法则之力,万千法则凝在一块,这两掌确实能够灭杀无数。

    不过对于天道来,这两掌始终逃脱不了天道轮回。

    “你很强!但对我来,还是不够!”

    “如今,我便让你知道,何为天道,何为圣境!”

    我冷声道,随即又道:“开!”

    “轰隆轰隆轰隆”

    无数轰隆声音响起,天痕再此裂开,一股强大的吞噬力直接从天痕释放而出,万物都可吞噬。

    紧接着天痕中伸出一只巨大黑手,一掌便有摧枯拉朽之势,魔尊释放出来的杀招,在这巨手之中都犹如无形。

    大地裂开,时空崩裂,万物都在这一颗彻底粉碎,而随着天道轰出,万物又恢复如此,但头顶上的巨手眨眼睛轰向魔尊。

    天道之力,掌控万物,山河百川,尽在掌控。

    “本座不服!”魔尊咬牙怒吼道,几乎疯狂的释放出魔气,朝着我这边杀来。

    可无论他怎么杀向我,都无法触碰到我身上一根汗毛,就好像是空气一般,即使有一丝错觉触碰到,但魔气无法穿透。

    “你本是圣人一颗魔心,你贪恋圣人之道,贪恋圣人天道,还妄想成为圣人之驱,但你可知,你只不过是一颗魔心,何谈成为圣人!”

    “当年圣人威能把你灭毁,如今我能!”我淡淡道。

    身影出现在了魔尊面前,魔尊杀过来的魔气对我没有任何作用。

    “让你猖狂数百年,如今你该幕了!”

    一拳朝着魔尊杀来,这一拳没有任何灵气,也没有任何魔气,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拳,却包含天道之力,一拳杀来,万物皆休。

    魔尊感知这拳威能极大,可想要逃离,却发现这一拳实在太诡异离奇,明明近在眼前,却又感觉所在天边,近躲不了,远躲不了,仿佛注定这一拳他无法逃离。

    “我不信!我不服!”魔尊咬牙怒吼道,身上的魔气形成一把魔灵巨剑。

    “斩!”

    一拳杀来,天地崩塌。

    魔尊巨剑直接瓦解,身体颤颤巍巍退了几步,而在他胸口出现了一道拳印,拳头穿透。

    魔尊低头看着胸口,一颗魔心正在跳动。

    正想笑着,天道无法摧毁他的魔心,他还没有来得及张口,感觉胸口传来剧烈疼痛,魔心在一瞬间破碎而起。

    魔尊身上的魔气快速消散,目光陷入呆滞当中,身子一步一步朝着身后退了过去。

    最终颠倒在地,低头看着胸口空唠唠的魔心,魔尊心里面似乎明白了什么。

    “天道…这便是天道!”

    “本座想突破的圣境,原来是这般。”

    “砰”

    魔尊身体四分五裂,最终被摧毁形成灰烬,而在他地下被摧毁的花草,瞬间生长而起。

    一代魔尊就此身亡!

    天上的天痕随手关闭,被魔气和灵气的摧毁粉碎的万物,在天痕关闭之下又快速恢复,一切都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只不过魔尊和毒尊彻底身亡。

    而见证这一场战斗的魔修和灵修,心里面都产生的恐惧,同时感觉到自己如此渺,尤其是天痕降临,这万物都可以被催灭。

    他们心里面知道,数百万灵魔即使攻杀过来,也只不是天道下的蝼蚁。

    他们都不敢逃,害怕逃走便被击杀。

    一个个又惊又怕,目光慌乱朝着我这边看来,数百万人中,竟没有一个人敢吭声一句,所有人都被吓住了。

    这场战斗,无疑刷新了他们对于圣境的认知,所有修士都跪地磕头。

    这一场战斗,在散仙人心里面留下极深的印象,同时他会心一笑,做了许多事情,但只有一件他认为自己做对了,那便是跟在了我的身后,护我踏入圣境。

    慕容嫣被浩瀚灵气震出,正好出关的时候,看见毒尊被我击杀,心里面震撼无比,当又看见魔尊被震杀,心头并没有震撼,而是松了一口气。

    对于她来,这天下归谁她都不感兴趣,唯一重要的是,眼前人安然无恙,一切便足够了。

    “可恶!以后找也不敢跟张晨比试了,挨这一拳,我岂不是死定了。”馨儿嘟囔道。

    而在远处一座山峦处,文君礼背手叹息,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看了过来,便看见剑一脸上也挂着一丝苦笑。

    “看来,这子我们是比不了了。”

    完这句话,文君礼和剑一身子逐渐消失。

    “这子竟成长到了这番地步,看来我胡不为的眼光还是极其不错的。”

    一个老道摇头一笑,喝了喝背后的水葫芦,唱着歌儿逐渐远去。

    这期间,他行走过天下之地,听闻魔尊毒尊争斗,便来此看望,没想到竟是曾经教过的徒儿,如今看来,眼前的徒儿遇了这风云,早已化龙。

    而在老道身后跟着一个道士,跟在后面听着老道的话语,听得最多的,就数张晨二字。

    问了老道,老道只是嘿嘿一笑,并未作答。

    “天下以我为尊!天道以我为首!我乃张晨是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