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屋 > 都市小说 > 嘉宁 > 第138章称帝
    十月霜降

    巍州城里几乎成为空城。

    朝阳郡主抱着女儿毛毛痛哭不已,身旁坐着半痴傻的岳不泉。

    岳西罗也坐在太师椅上唉声叹气。

    他二儿子不知所踪,女儿和两个儿子也被京军带走。

    青鸾的队伍回程,却转道湖州停留了五个月进行修整。

    这五个月里,魏豹和魏玉等人带着队伍在周边各州县征集了大量粮草,那些官员全部不敢有任何怨言,战战兢兢地将粮草奉上。

    待到春收结束,青鸾领着大军已经抵达洛京城外。

    萧伯言欢喜不已,亲自出城至军帐见她。

    “嘉宁,你……可还好?”

    青鸾坐在主位上冷淡道:“甚好。”

    玉珠抱着一个婴儿走了进来,对萧伯言道:“萧侯,这是主上的女儿,乳名阿萱。”

    萧伯言仿佛没听到玉珠口中称呼,连忙伸手想抱那婴儿,面上神色惊喜非常。

    青鸾道:“萧伯言,你若要女儿,这皇位怕是做不成了。”

    萧伯言眼睛只盯着婴儿看,似乎并没有听见青鸾什么。

    “将萱儿给他。”青鸾道。

    玉珠将襁褓交给萧伯言。

    萧伯言抱着婴儿走到青鸾旁边坐下,一脸喜悦道:“朕有你们就行了,其他不重要。”

    青鸾淡淡一笑,吩咐玉珠道:“收拾一个大帐给萧侯居住。”

    这一年五月暑。

    北疆节度使芳奎暴毙而亡,他军中心腹接连暴毙,接着,芳奎在北地的府宅也被灭门。

    朝廷派年轻武将接替他的职务,任威远大将军。

    也就在同一月,青鸾带兵进入皇城。

    第二日群臣上朝时发现金銮殿的龙座上竟坐着皇贵妃--昔日的嘉宁郡主,不由大惊失色。

    老臣们群情激昂,斥责嘉宁郡主大逆不道。

    青鸾冷冷道:“你们原是李家旧臣,却自甘下贱侍奉萧家,怎么?我魏家就不能坐上这个位置了?”

    芳太傅喝道:“你一个女子,竟敢离经叛道妄图称帝王,简直……”

    “谁朕就不能称帝了,朕现在就是这下的女帝王!”

    芳太傅指着青鸾气得全身颤抖:“你你你……定是你胁迫了陛下!”

    “朕没有胁迫他,是萧伯言甘愿让位与朕!”青鸾冷冷道。

    “我等不信!我们要面见陛下!”

    “你这妖女!我等怎么可能奉一名女子为主?”

    ……

    青鸾淡淡道:“萧伯言,你听到没有?这些匹夫不肯相信是你禅让呢。”

    坐在龙椅后面纱帘里的萧伯言怀里抱着阿宣,皱眉不耐道:“青鸾,你看着办吧,我已经将禅位诏书写了,他们不信我也没办法。”

    群臣一听顿时觉得不可思议,立刻跪倒下去哭嚎一片。

    “陛下啊,您怎么能这样……”

    “你这个妖女!必然是你使了什么妖术控制了陛下!陛下啊!您可醒醒啊……”

    青鸾冷声道:“既然你们如此不情不愿,朕也不强求,来人呐!送他回家养老去吧!”

    从旁边过来数十名禁军,将芳太傅等十来个叫嚣最凶的老臣架出大殿。

    但这些人哪里是被送回家养老?而是直接将他们投进牢。

    紧接着,那些被投进监狱的大臣府宅被数千禁军围住进入抄检,府里数百口人被押往菜市口斩首示众。

    连续一个月,朝中五大贵族便去了四个,几十名显赫一时的重臣被诛了九族,京中贵族三万余人口悉数被砍了脑袋。

    一时间洛京血雨腥风,劫后余生的朝中各臣子纷纷谨言慎行,不敢再提出半点异议。

    再看朝中各部臣子,已经被杀了大半。

    同年七月,女皇魏青鸾正式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大魏。

    八月,朝廷开恩科举录贤才,招录的俱是寻常人家子弟,陆续补充朝中职务所缺。

    至于那些世家贵族家庭的子弟,则取消他们世袭为官的资格。

    此间,也有好几个地方的大贵族揭杆起兵造反,但都被新帝强硬剿灭,扼杀殆尽。

    朝廷将那些贵族名下的土地分给当地乡民种植,财产房舍一概变卖充入国库。

    至来年新春时,全国上下一片安详泰然,再也没人敢明里挑衅新朝。

    皇城里,萧伯言身穿郡王便服,怀里抱着女儿阿萱来到承恩殿。

    “青鸾,阿萱今日会叫爹爹了呢。”

    他满面喜悦道:“阿萱,叫一句让你娘听听。”

    未满周岁的女婴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向青鸾,向她伸出手臂。

    身穿金绣龙纹赭黄袍的青鸾抱过女儿走到阿宝面前:“阿宝过来瞧瞧妹妹。”

    阿宝像大人似的走到母亲面前,摸摸妹妹的脑袋道:“乖!叫哥哥。”

    阿萱眨着眼睛叫了一声:“哥哥!”

    阿宝亲了亲她的脑门道:“妹妹真乖。”

    阿萱笑得欢畅,用胖胳膊抱住哥哥的脖颈,将口水糊在他脸上。

    阿宝嫌弃地抹了抹脸,道:“我现在要去御书房呢。”

    青鸾被他俩逗笑了,道:“阿宝跟妹妹玩一会儿再去御书房吧。”

    谁知阿宝道:“不行,爹爹一会儿教我习字呢,我得去等他。”

    阿宝口中所的爹爹是萧洛,现住在宫外,每隔一日会进宫看望阿宝。

    萧伯言皱起眉,瞧了青鸾一眼幽怨道:“不如给阿宝请个老师吧,萧洛他……他一名单身男子常常进宫来有些不妥。”

    青鸾也不理他,抱着阿萱逗了一会儿,就将她交给萧伯言。

    “我看你住在宫里更为不妥,不如搬回你萧府去住吧。”

    萧伯言一听便不再作声。

    搬去萧府就再也见不到他的女儿和青鸾了,留在宫里可每与她见面。

    他前世今生的唯一孩子是她生的,萧伯言对此已经很满意了,并不敢奢求太多。

    御书房,

    萧洛走了进来。

    当他看见坐在里面的青鸾在时,不由微笑起来,“阿蛮。”

    ……

    南诏深山的一个山中,岳无伤坐在竹楼前,望着坡下田埂上空飞浮着的彩色风筝发呆。

    手下门徒将他带来此处,据这里是阿蛮和阿宝曾经住过的地方。

    他缓缓起身走进竹楼,只见竹楼里的一间屋子里还凌乱放着一些被褥,还有两件阿宝和阿蛮的衣裳。

    岳无伤将那衣裳搂在胸口,侧身躺在床榻上,闻着和阿宝身上一模一样的奶香,慢慢闭上眼睛。

    ……